[杂]-我终于要启程了,再见,我爱的人们

我开始就知道这件事情,可能注定要悲剧收场了……当然,这个悲剧,仅仅对我而言。亏我还说我变态,没想到根本没有达到变态那个层次。
我爱的人啊,你可能永远都看不到我了……我爱的人啊……
=
我曾经说过我的梦想,希望你早点比我起床然后能叫醒我,但是我永远等不到这一天了,于是让我来叫醒你吧……亲爱的,每天每天的熬夜只是为了早上六点四十给你发一条短信,然后让你在八点多的时候回给我。
我爱的人啊……我让人尽量把脏水往我身上泼了……但是,似乎依旧没有用,依旧无法停止你离开的心。
我爱的人啊……你不知道我对别人许下的诺言要提早实现了。我本来傻傻的以为我还能幸福一个春天和一个夏天。
我爱的人啊……在这个冬天,我的确看到了最盛大的节日。用我自己换来的。我看到了。
我爱的人啊……我以为,我不会哭……
=
不要因为我的消失而哭泣……
虽然你不知道……
不要因为我的哭泣而难过……
虽然我看不到……
我可爱的小士兵,谢谢你。我学会了爱……每一次,每一次。
我不能自私下去了。
=
你对于世界只是一个小小的存在,
你对于我……却成为了一个大大的世界。
=
亲爱的,我昨天晚上还在幸福着,今天就要面临痛苦了……
亲爱的,你欠我一个拥抱……我要让你这辈子都换不清……
亲爱的,你欠我半条命。
=
没有我,你一定很幸福,就像你认为,没有你,我一定很幸福……如果这样已经变成痛苦的话,我只能离开了。
-

亲爱的,不会再有人早上给你短信了,因为那个存在你电话号码的手机已经永远关机了……
亲爱的,不会再有人叫你士兵了,因为你的长官已经丢失了他的帽子,去掉了半条命,只能去当别人的士兵了。
亲爱的,我不会想你……
亲爱的,我没有力气想你……
亲爱的,我爱你……
亲爱的,对不起……我失约了……我对我说的执着。
亲爱的,对不起……我骗了你……我没有告诉你对他的承诺……
亲爱的,我哭了……我以为我不会哭……
请抱抱我……

我想,你失去我了,我也……失去你了。

[杂]-魔女的法则[开玩笑,这是我的自总结而已]

哈哈~总感觉自总结的时候必要端着一杯茶……然后悠闲的拿着钢笔在戴着线条的本子上涂涂写写,我对过于肮脏的页面设计倒是没有什么洁癖呢~[哼哼~]
=
魔女的十条法则之一:爱他就要在乎他!在乎他!就要得到他的全部~
=于是先写到这里,然后去做动画。
=

[一年多前的文][?篇][CP杂]

1.independence[米英]
2.STORY[罗日罗?]
3.雨之祭[罗日]


======================================

independence
“阿爾弗雷德·F·瓊斯,我的名字,哥哥會叫我阿爾。哥哥是一個很溫柔的人,但別人都叫他紳士。其實,我認為我哥哥并沒有看起來那么嚴肅。哦!對了,我哥哥叫亞瑟。亞瑟·柯克蘭。可能在我的心目中,哥哥的背影永遠都那么高大。”
-------阿爾弗雷德

--------分-----割------線------------
陰暗的大廳里,亞瑟一個人坐在辦公桌後的皮質大椅上沉思著什麽。“吱……”門被打開一絲微弱的陽光透了進來,阿爾慢慢的走入了大廳,他似乎察覺到了什麽,輕輕的叫道:“哥哥?”
“阿爾,你到底在干什麽?”亞瑟把一張羊皮紙狠狠的拍在了桌子上,嚴厲的說道:“你最好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
“哥哥?”阿爾走近了辦公大桌,拿起了那張羊皮紙皺起眉頭仔細的閱讀道:“《五月花號公約》……這個!哥哥怎么拿到的!”咬了咬下唇,阿爾狀似無所謂的說道:“沒什麽,這只不過是民眾們一些事情,并沒有怎么樣。而且知道這事情的只有一小部分。倒是哥哥是怎么知道的?難道哥哥一在監……”
“阿爾。”亞瑟打斷了阿爾的質疑:“我自有我的辦法。到是你,不要在做無用的事情了。你只要一直都聽我的就可以了。”
“……我知道了……”阿爾深吸了一口氣,并沒有多說什麽。
反而到是亞瑟繞過了辦公大桌輕輕的拍了拍阿爾的肩膀:“我們出去走走吧,順便幫你買一件新的衣服吧。你也長高了不少。”
“好的,哥哥……”從新打起言不由衷的微笑,阿爾把手抬起放到了亞瑟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上。那一刻,他們仿佛親密無間。


七年英法戰爭爆發……
在富麗堂皇的中庭內,亞瑟拿起餐巾抹了抹嘴:“雖然不想再吃晚飯的時候說話,但是……你覺得馬修怎么樣?”頓了頓,亞瑟還看著阿爾說了出來。
阿爾停下了手中得分就餐動作,疑惑著看著亞瑟問道:“馬修?哥哥指的是哪一位?”
“馬修·威廉士。你因該有印象。”亞瑟毫不避諱的提出了這個名字。
突然間,阿爾覺得直接胃口全失。看著剩下的牛排,阿爾澀澀的問道:“您是指,博納富瓦先生家的那位嗎?”
“是的,你覺得讓他做我們的家人如何?阿爾。”亞瑟開心的說道。
“我沒什麽意見。”一瞬間酸水上涌,阿爾快速的站立了起來:“抱歉,我有一點不舒服,先離開了。”“阿爾?”充耳不聞身后那個疑惑的聲音,阿爾快步的離開了中庭。
“是牛排不好吃嗎?”亞瑟呆呆的看著阿爾盤中只吃了五分之一的牛排。

“啊!法蘭西斯的鬍子被亞瑟殘忍的拔掉了!”“吶~吶~路德維希,亞瑟好殘忍~但是~如果他喜歡吃意大利面我會考慮和他做朋友~”“你的擇友標準太低廉了!”
陰暗的房間內,只有電視不停的播放著雙口相聲般的戰況,阿爾坐在沙發上喝著碳酸飲料,面無表情。“啊!法蘭西斯失敗了!亞瑟將要與馬修同居!他甚至揚言要是法蘭西斯過來!就用刮胡刀掛完他的鬍子!”一次性的塑料紙杯變得扭曲,黑色的液體灑落了一地。
“亞瑟……哥……”干啞粗糙的聲音,他的主人,正在快速的成長。

“找我來有什麽事?”辦公室的大門被打開,阿爾走進了室內。然後,他看到了亞瑟,以及站在他身邊的男子,皺起了眉頭,阿爾任然還是禮貌的說道:“馬修·威廉士,你好。”
亞瑟拉過了阿爾,呵呵笑道:“呵呵~阿爾就不用我在多說了,反而是馬修~馬修~這是阿爾,阿爾弗雷德·F·瓊斯,我弟弟。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拍了拍馬修的肩膀,亞瑟拉過了阿爾與馬修的手交疊在了一起:“好好認識一下吧~一家人了哦~”
“啊……我知道了。”阿爾看著看著沒什麽反映的馬修,也只是草草的點了點頭。與這種人一起的話,連直接也一定會老化的吧……我已經看到花了……感覺著毫不在意的對方,阿爾惡意的想著,嘴上卻一本正經的說道:“我很高興哦。對了~亞瑟哥哥還有什麽事情嗎?沒有的話我先走了。”
“不~還有一點事情,馬修,你請迴避一下,我有事情要對亞瑟說。”金髮青年看了看阿爾,默默的離開了。亞瑟從新坐回了椅子上,從左手邊的文件堆裡面抽出兩份文件推到了阿爾面前:“這是海關和各種新的徵稅條例,你仔細看看。”看到阿爾張開了嘴似乎準備說什麽,亞瑟馬上打斷了他:“這也是沒辦法的,我和法蘭西斯打仗的時候消耗了很多。你也成長了不少,也是因該幫忙哥哥了吧。”
阿爾張了張嘴,終究是沒說什麽。


矛盾加劇
大廳裡面彌漫這濃濃的火藥味道,而目標就是辦公桌上一份薄薄的文件。
“哥哥!你這一次太過分了!”阿爾憤怒的看著桌面上的《唐申德法案》。揮手將文件打落在地上。“我拒絕!”
“拍!”就在阿爾大聲說出我拒絕的時候,亞瑟站了起來打了他一耳光:“你現在,沒什麽資格對我說這些。”馬修上前走了一步想說什麽,但是,終究也沒說出來……
阿爾冰冷的看著站在對面的兩個人,轉身離開了大廳。

“我……還是打了他……”亞瑟癱坐在了椅子上。

茶黨案爆發。
安靜的大廳內,阿爾靜靜的坐在沙發上翻閱著一本白皮的小冊子喃喃自語道:“《常識》么?論英美關係……真不錯……”
大門被緩緩的打開。亞瑟面無表情的走了進來,冷冷的看了一眼阿爾后,直直的走向辦公大桌后的皮椅上坐了下來:“做的不錯嗎,我的確是跌了個跟頭。”半是譏諷的,亞瑟笑了起來。
“不,我僅僅是想開了,這本小冊子上的東西的卻很有趣。”阿爾把冊子丟在了茶案上,微笑的靠在沙發上:“獨立……不是很有趣嗎?”
“你在向我宣戰嗎……”亞瑟看著阿爾。
“我想是的。”阿爾站了起來,背對亞瑟……

大門被狠狠關上了。亞瑟的面孔深深的埋在了陰暗裡面,看著那個孩子慢慢的擁有比直接強大的力量,漸漸的遠離自己。使用在激烈的手段也留不住他,能呆呆的看著他離開自己越來越遠。直到有一天,再也看不懂他的身影。

美英巴黎條約成立。
不知道什麽時候,阿爾帶上了眼鏡,經歷了各種各樣的事情。亞瑟知道,那個人以後再也不會微笑的對自己說:“哥哥……”

“阿爾~我帶了點問王耀要的土產來~是雲山毛峰哦~你要嘗試一下嗎?”馬修帶著土產來看望阿爾,不過不出所料的是又一次被阿爾冷冰冰的說:“你真是完全的沒有存在感啊……我都不直到你什麽時候有去找過王耀。”
“我們現在是好朋友呢~~~王耀真的很可愛啊~”馬修自說自話的打開了土產,準備沏茶。
“切……朋友……”嘲笑的看著馬修,阿爾硬邦邦的說道:“完全不需要……”
“阿爾……你還記得亞瑟嗎?你覺得拿是他一個人的錯嗎?”馬修不聞不問阿爾的嘲笑反而提出了這樣一個問題。
“誰記得……”
“他只是聽從了上司的話。”打斷了阿爾的話語,馬修又繼續說了下去:“他并不知道誰對誰錯,他只能聽從,即使受傷的是他。只是你現在看不到而已,不僅別人,還有你自己。你現在,太自大了……阿爾弗雷德。”馬修心平氣和的喝了口茶:“王耀的土產真不錯,要來點嗎?”
“……好吧~”阿爾突兀的笑了。
那一個阿爾開始努力的尋找朋友。


“呯!”的一聲巨響,亞瑟辦公室的大門一瞬間被大力踹開,一大束火紅色的玫瑰出現在門口。花後面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亞瑟!我們來做朋友吧!”
“……”辦公桌後面的那個人呆呆的看著一大束玫瑰靠近自己,然后全部散落在紅木的辦公桌上。
“這是我們的國花哦~我們~我們~”阿爾絲毫沒有覺得亞瑟得僵硬:“我們!要是做朋友就可以一起去吃藍藍路!”
“什麽……我們???”青筋。
“哎?”呆……
“你給我出去!!!!!!”亞瑟爆發,阿爾變成了一顆閃亮的小星星。

花园里面开满着火红色的玫瑰,亚瑟翻动这一本厚厚大書,原以為很輕鬆的一個午後,卻被自己身邊的那個人所完全毀了。
“亞瑟~~”阿爾又一次的粘到了亞瑟的肩膀上:“亞瑟~我們一起吃漢堡吧~”從口袋裡面翻出兩個微溫的漢堡,把其中一個放在了亞瑟的面前。
“不……我不喜歡……”亞瑟剛想把漢堡推開,卻被一只溫熱的大手握住。
阿爾看著亞瑟認真的說:“你會喜歡的,直到有一天,你會像喜歡它一樣喜歡我。”
亞瑟注視著鏡片后那雙似乎有說不盡話語的藍眸,微微一笑:“可能吧……你努力吧!”

就讓由血與火混合而成的歷史消弭在記憶的深處吧……

-------------------END
===========================================================================
All 's fair in love and war.
战争与爱情,只要能取胜,方法都可用。
---------------------------------------------------------
1.无爱之战
阴沉的天空,雨渐渐的转大,早以废弃多时的战场上只有罗马一个人呆呆的坐着
回忆着刚刚被剑锋所碰触的,撕心裂肺的痛。罗马终于呆呆的笑了出来,凄凉的笑声盘旋在充满血腥气的战场上。
“奥斯曼…你终于打败我了…”
手中的,引以为豪的青铜剑跌落到了地面上反弹了几下,终究不在做多余的反抗,那灰暗的剑上以反射不出昔日的阳光。历史再也没有让这柄载聚着罗马荣耀以及光辉的剑峰向远方指去。
一个金色法质蓝色瞳孔的男人缓缓的穿过战场,停在了罗马面前。罗马低着头讥讽的笑道:日耳曼你又要像上一次那样,跟在别人后面来侵犯我的领土么?只可惜,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奥斯曼不像匈奴能给你留一点…哈哈哈哈!”自虐一般的罗马大笑了起来。
日耳曼皱起了眉头,这还是那个战无不胜的罗马么?即使在被匈奴铁蹄践踏之后,在看到他,那个满身是伤却仍然用狼一般的眼神盯着自己的那个硬气男人。是永不服输的眼神…
真,想在看一次…
日耳曼抽出了剑指向罗马的额头说道:“看着我,拣起你的剑,和我打一场,无论输赢。我不会有什么多余的要求。”
“罗马的荣耀不允许被污辱!!”被话语中的词句所刺伤的罗马飞快的捡起浸泡在雨水中的青铜剑向日耳曼攻来。
乱无张法的劈,砍,挑,刺。一招又一招不断向日耳曼攻击着。“吱…呛…”两把剑对撞一起,青铜剑竟然被钢制的长剑所斩断,再也无法被防御的柔软腹部被刺穿。鲜血四溅。
“你累了…罗马…”抱着软倒下来的温热身躯,日耳曼温柔的呢喃着。





18X被马修的部分。
飘散着香精的室内,日耳曼看着躺在床上的男人那微皱的眉头,突然让他心里升起一股烦躁感。
“咳…咳…”躺在床上的人突然剧烈咳嗽起来,看着因为剑伤而引起的连续高烧的罗马,日耳曼抬起手缓缓解开了罗马腹部的绷带,露出了那柔软的腹部和伤口,鬼使神差的日耳曼吻上了那伤处,舔食着尚未愈合的伤口…
“你在做什么?!”冷厉的喝声响起,日耳曼抬起了头注视着那双如狼般的眸子。
“发现被束缚而感到不安么。”日耳曼轻笑的戳穿了罗马的心事。
双手被柔软的布条所捆绑在了床柱上,已经丧失的自由仿佛在告召着罗马帝国的溃灭:“放开我!”罗马疯狂的开始挣扎了起来。
“不准你反抗!你是我的!”独裁般的词语直接被说出,日耳曼压上了罗马的身躯。
“滚!你给我滚开啊!”罗马崩溃一般的哀嚎起来,反抗也随之加剧。“嘣”的一声,柔软的布条终于因为这古旧帝国最后反抗而随之迸裂。
松开的双手,罗马第一反应是一拳打向了日耳曼的脸庞,却被对方轻松接下。“发烧的人是没有力气打架的,罗马…”戏虐的词汇从日耳曼口中吐出。
罗马因为挣扎而扭动的身躯却点燃了日耳曼的欲火。感觉到对方下体的坚硬,罗马整个人都僵硬了:“日耳曼!你…”
“你点燃了我啊…罗马…”日耳曼笑了。
“你闭嘴!”另外一个拳头也迎了上去。
“你依然学不乖啊…罗马。”轻松的避开拳头,日耳曼抓住了罗马的手臂,然后与另外一只手上的拳头一起交叠按压在了床头上。
“滚!”罗马急红了眼,用力挣扎着。
“你就不会换个词语么?”日耳曼吻上了那惨白的双唇“呜…”唇间鲜血四溢。“你好像还学不乖啊。”日耳曼擦去了嘴间的血丝强行扯开了罗马遮蔽下体的衣物,抽出了腰间的短剑刺穿了罗马的双臂固定在了床头。
“哈啊!”罗马黑色的瞳孔收缩了起来,剧烈的疼痛已经让他发不出声音。但是,即使这样日耳曼依然没有放过他的打算。用力打开了罗马的双腿,私密处被暴露在了空气之中。日耳曼残忍的微笑了起来:“从今天起,你是属于我的。”炙热的硬物贯穿了那柔软的私处,鲜血染红了被单。
日耳曼享受着被紧窒而火热的甬道包裹着的感觉,满足的呻吟道:你真合适被别人压在身下承欢。
看着身下的人痛苦的眼神,日耳曼轻柔而细碎的亲吻着他的脸颊。
“呜…啊…”吐露着不成完整句列的呻吟,被施虐的身体弓了起来,罗马的眼神空洞了起来…容耀,光明,领土以及自己的一切全部都失去了…
柔软而冰冷的唇覆了上来,那个声音温柔的呢喃道:你只属于我。
粗大的阳具一下一下的抽送了起来,每一次拔出都要带出一点嫩肉和血丝。一定是坏掉了吧…日耳曼残忍的想道,他终究还是逃不过…
一种深深的满足感袭来,灼热的体液射在了罗马的体内。满足的叹息了一声,日耳曼看着对方涣散的眼神,微笑了起来。
“以后,永远在一起。”
--------END
-------------------------------------------------------------------------------
Among the more curious questions that can be asked about love is this: when one feels romantic love, does he feel it in breaks, with interruptions or changes, or does he feel it continuously, without interruption or change?
在人们能够提出的较为稀奇的爱情问题中,有一个是这样的当一个人感受到浪漫的爱情时,他是断断续续或有所变化地感受浪漫的爱情,还是连续不断无所变化地感觉到这种爱情呢?

2.爱的“罗”“曼”史
“为什么罗马爷爷到现在还没来啊。”意呆抱着大量的意大利面的礼盒,侧着头对路德问道:“你爷爷等的有点郁闷呢…”
“抱好你的礼盒!头一次见到有人来教堂还带的那么多礼盒!…还有…你为什么会坐在我边上?!”路德皱着眉头问道:“你哥哥呢?”
“安东!你给我去死好了!”呆毛二号的声音在不远处想起。
“啊勒!路德~我哥哥在那里~哥哥~”呆毛一号抬起了手开始打招呼。
“你的礼盒啊啊啊!”在路德惨叫声中,礼盒山倒塌。
“乒!”教堂的大门被强硬的踢开,一个麦色皮肤的帅哥出现在大门口,除开他那一身鲜红的婚纱,别的还是很正常的…哦…还有那双水晶鞋…
“这是谁的提议啊!?”罗马面孔通红的扯着纱质的薄裙。
坐在某个角落的法叔拍着801姐的肩膀:“这婚纱是巴黎最新款呢~你下次和贵族结婚的时候可以来我这里~”
“谢绝推销。”贵族拉过801离开法叔。
“TAT!”
“一万~这个颜色怎么样?是我推荐的~”NINI笑着看着一万。
“…很好啊…”一万看着罗马粗犷的大步走,突然不敢想和NINI结婚了。
“真希望小菊和勇也穿红色…”NINI摸着下巴肯定的说道。
“还是…算了吧…”坐在后座的NINI家弟妹深深叹息道。
“罗马…你穿这个衣服…真可爱…”日耳曼终于喷笑了出来。
“闭!闭嘴!可恶啊!!”罗马扯着肩膀上的红花面红耳赤的看着那个笑的开心的人。
“好吧…都到齐了!可以开始了!”眉毛开心的拍着桌子。
“?!眉子,为什么是你在上面主持?”日耳曼呆了呆,不是冰岛么…什么时候换人了??
“哈哈哈!他和我一起吃午饭拉肚子了!”眉子得意。
法叔黑线“味觉白痴无敌了么?”
“老妈!你不要在上面丢人了!”HERO冲上了台准备拉下还站在神父台上傻笑的人。
“等等!这是什么行事的婚礼啊?”罗马突然问道。
“正宗的英式啊~”眉毛顺口回答道。
“哎!婚礼!就算是婚礼也要按照罗马的形式来!”从婚纱底下抽出青铜长剑,罗马直直的砍向礼台。
HERO拉开眉毛大声说道:“老头子,你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还有你的婚纱下面为什么有剑!”
“不要伤害我…”礼台后面站着的拉托兔手中的摄影机报销。
罗马直接扯下肩膀上的红花往日耳曼怀里一丢。认真的说道:“我们不需要什么戒指来束缚彼此。只要有这朵花就够了!”然后左手拿着剑右手拉住日耳曼大步流星的走出了礼堂。只留下一只水晶鞋遗忘在走廊上被阳光照射着闪闪发亮。
-----------END
------------------------------------------------------------------------------
日耳曼: I LOVE YOU more and more each day as time goes by.随着时间的流逝,我每天都多爱你一点。
While I accept he is not perfect ,I do actucelly like the person.尽管他不完美,但是我还是喜欢他。
Genuine love is more likely to involve a process of“growing”in love ruther than“falling” in love 真正的爱情可能是日久生情而不是骤然间坠入爱河。
罗马: Time elapse so quickly, but my love for you grows fonder.i want to tell you on this special day that your love makes my life complete. 时光飞逝,但我对你的爱却更醇厚。在这特殊的日子里,我想告诉你,你的爱使我的生命变得完整。
Maybe God wants us to meet a few wrong people before meeting the right one,so that when we finally meet the person,we will know how to be grateful.  在遇到梦中人之前,上天也许会安排我们先遇到别的人;在我们终于遇见心仪的人时,便应当心存感激。
Just because someone doesn't love you the way you want them to,doesn't mean they don't love you with all they have.  爱你的人如果没有按你所希望的方式来爱你,那并不代表他们没有全心全意地爱你。
--------------------------------------------------------------------------------------------------------------------
-------------------------------------------------------------------------------------------------------------------
However it is possible for love to grow deeper and more fervent as time goes by
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爱也是可以变得更加浓郁和热烈起来的
----------------------------------------------------------------------------------------------------------------------
4.罗马爷爷的美梦
白鸽飞过了湛蓝的天空,香槟塔泛起了白色的泡沫,一广场的玫瑰香味。罗马微微的皱起了鼻子,会不会太香了……还有这个衣服也实在是太紧了。拉了拉被扣的紧紧的白色衬衫,罗马怨念的自言自语着:“我就是讨厌英式婚礼。”看着不远处走来的HERO与眉毛罗马打起精神迎了上去。
“老头子,新婚快乐。”HERO挑起了眉头:“对于这些玫瑰你有什么想说的么?”
“太难闻了,以及感想你们两个人提供的玫瑰……”罗马沮丧的回应着对方。
“你也知道感谢人啊……我以为有生之年听不到你的感谢了呢。”HERO随手拿起了免费供应的蓝蓝路。
“啊呀……别人毕竟是要新婚么~总会客气点的~”眉毛拍了拍HERO的肩膀说道
为什么我结婚还要请味觉笨蛋,自暴自弃的想着。罗马看向了那个笑的可爱的眉毛……呜……有两个笨蛋么……“有一瞬间真想赶走你们。”罗马热情的搭上了两个味觉笨蛋的肩膀恶狠狠的说道。

“你们是不是在说什么有趣的事情啊~阿鲁~”NINI拉着1W走了过来。
“不是什么很令人开心的事情。”HERO拉下罗马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叹息的说道:“某些人真是完全不仅逗啊~”
罗马看着斜着眼睛看着HERO,恶意的搂住眉毛,表情愉快的对眉毛说道:“你什么时候和法兰结婚啊~我听说你儿子知道这件事情好像蛮高兴的么~”
“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老头。”HERO从魔爪里拉过眉毛,顺便帮他拍了拍被魔爪搂过的地方。
1W左右看了看来来往往的人疑惑的问道:“怎么没看到日耳曼家那边的人呢?阿普呢?”
“阿普和路德一起去接奶奶了。啊~罗马爷爷好~~”呆毛弟弟端着意大利面得盘子走到了聚集的人群边上:“1W最近很关心阿普呢”
“请不要欺负我哥哥!”远远的两名男子快步走来。
“港仔~菊~”NINI热情的迎了上去,自然而然的松开了1W的手。
“怅然若失了么?1W?”HERO吐出了对1W致命的打击。
1W回过头冷淡的说道:“你不是也没追到眉毛么?兄弟恋?不过你们年龄差距好真大啊。”
“你确定不是在吐糟你自己么?”HERO推了一下眼镜。

“日耳曼奶奶快到了!你们TMD全给我死到教堂里面去!还有!爷爷你不要在拉扯你那个难看的领带了!以及够难看了!安东!陪我去找旦那的书去!”朝气的呆毛哥哥在花园外面气势汹汹的喊道。
罗马愣了愣,松开扯领带的手。怎么这么快就到了?!突然间罗马有一种手足无措的感觉,我的头发是不是乱了,我的衣服是不是有点皱!还有!领带!领带!啊啊啊啊……罗马突然从心底发出了哀鸣,这样的自己怎么参加婚礼啊!
“不要发呆~臭老头~”HERO推了一下罗马:“和你这种不吃蓝蓝路的人是讲不通的@%……@@&”
“不要在吃蓝蓝路的时候和我讲话。”罗马看着那个吃着无限供应汉堡的HERO,突然有一种,那个会被他玫瑰收买而无限应汉堡的我真是愚蠢……的错觉。然后便被自己家的孙子推去礼堂了。

一架架马刺快速的往教堂驶来。
“我怎么就会答应那个白痴在结婚一次的提议呢?!”日耳曼愤愤不平的扯着自己的婚纱。
801看着坐在对面的那个愤愤不平的男人,偷偷的笑了起来:“您嘴上这么说期待还是很喜欢罗马爷爷的吧?”
日耳曼面红耳赤的说道:“不喜欢!谁会喜欢那个笨蛋老头子啊!”
“爷爷,教堂快到了。”在外面充当马车夫的阿普看着以及出现大致轮廓的教堂对这车内喊道。
日耳曼紧紧的捏住了婚纱,白痴,我真是笨蛋……干什么因为那个泪汪汪的眼神而答应啊?

马车停了下来,门被打开了。
路德站在门口伸出了左手:“爷爷,我们到了。”
日耳曼咽了咽口水,鼓起勇气下了车。贵族看着跟在后面下车的801问道:“爷爷那里怎么样?”
801看着路德和日耳曼走远的身影才笑了出来:“还是那么不诚实呢~简直和那个时候的你一样。”
贵族叹了口气:“我哪里不诚实了?”
阿普从马车上跳了下来:“你们快进去吧,估计再过一会婚礼就开始了。”

礼堂的大门被打开了,罗马呆愣愣的看着那个穿着白色婚纱的人一点点的走近自己,然后路德把他的手交给自己时还没回过神。
“笨蛋!”那个穿着婚纱的人突然骂出了声。
“哈哈哈哈!”礼堂大爆笑。
“老头你好逊哦。”HERO在下面大声起哄。
“思维完全跟不上么?”1W冷面。
“我后悔把爷爷给嫁了。”刚刚做到座位上的阿普吐糟道。

“安静!安静!”充当神父的旦那大声吼道:“都给我安静下来!罗马你确信这个婚姻是上帝所配合,愿意承认接纳日耳曼为你的妻子吗?
罗马捏住了日耳曼的手认真的回答道:“我愿意。”
旦那打开了厚重的大书提问道:“上帝使你活在世上,你当以温柔耐心来照顾你的妻子,敬爱她,唯独与她居住,建设基督化的家庭。要尊重她的家庭为你的家族,尽你做丈夫的本份到终身。你在上帝和众人面前愿意这样行吗?”
罗马说:“我愿意,我罗马愿意承受接纳日耳曼做我的妻子,诚实遵照上帝的旨命,和她生活在一起。无论在什么环境,愿意终生养她、爱惜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她,以至奉召归主。“
旦那又看向日耳曼:“日耳曼你确信这个婚姻是上帝所配合,并愿意承认罗马为你的丈夫吗?“
“我愿意。”日耳曼认真的说道。
但那继续问:“上帝使你活在世上,你当常温柔端庄,来顺服这个人,敬爱他、帮助他,唯独与他居住,建设基督化家庭。要尊重他的家族为本身的家族,尽力孝顺,尽你做妻子的本份到终身,你在上帝和众人面前,愿意这样行吗? ”
日耳曼看向那个男人:“我愿意。我日耳曼愿意承受接纳罗马做我的丈夫。诚实遵照上帝的旨命和他生活在一起,无论在什么环境愿顺服他、爱惜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以至奉召归主。”
旦那微笑的合上了大书:“请新郎新娘交换信物。”

罗马把手伸向西服口袋,耶……没有?裤子口袋,也……没有!西服内袋。也……没有……
日耳曼的脸色一点点的阴沉了下去。
“啊~曼……我好像忘记带戒指了……”罗马抬起头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脸颊。
“我也后悔把爷爷嫁给那个不负责的家伙了……”路德扶额叹息道。
“请你……给我去死!”日耳曼一拳打向了罗马的小腹,然后怒气冲冲的向外走去。边走边念道:“我为什么要答应啊!我果然是笨蛋嘛?!”
“曼!”罗马拉住了日耳曼的手:“听我说。”
“我什么都不想听!”日耳曼用力甩开了罗马的手。
“日耳曼!”罗马大吼道:“我爱你!”
日耳曼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罗马:“你真是笨蛋……”
“你愿意用一个吻来见证我们的爱情么?”罗马认真的说道,
“……我愿意。”
罗马撩开了日耳曼的的头纱。


罗马!你醒醒啦!”日耳曼推着那个睡着香的笨蛋。结果谁知道那个家伙竟然半梦半醒的直直向自己吻来。“笨蛋!”日耳曼怒。

“曼~我做梦梦到你穿婚纱了呢~”罗马顶着个五指印吃着饭。
“吃你的饭去啦!”日耳曼恨恨的戳着鸡蛋。

罗马爷爷的美梦啊~






-----------------------------------------------------------------------
The worst way to miss someone is to be sitting right beside them knowing you can't have them.   失去某人,最糟糕的莫过于,他近在身旁,却犹如远在天边。 
---------------------------------------------------------------------


-END

============================================================================
雨之祭

生活选择你,你不能选择生活。


曾经的时候,有一位罗/马先生,很强大,很强大。他和日/耳/曼先生有着纠缠不清的关系,意呆利一直觉得自己爷爷的软肋是日/耳/曼先生。不过因为他那个时候还太小了,所以完全记不清那个时候的事情了。


安静而广袤的土地上,一个白色的石碑安静的耸立在这片原野上。一个满头呆毛的人坐在石碑边上的叼着草叶,无聊的哼着小曲儿。看着半是晴朗的天空他一个人寂寞的停下了曲调。“啊……他没有来真是寂寞啊……可惜不知道时间呢,要不然我就能知道他多久没来了。”呆毛先生把头往石碑上一靠,不经意的叹息出心里所想。
远远的走来了两个人。一高一矮~相差8CM呢~呆毛先生目测着远方走来的人。愉快的想,有人终于有人记起来的这个糟老头子来看我了么?激动~激动~
“呐~路德~路德~你看看我带的花合适么~合适么?”矮个子的人激动的说。
“……一点都不合适,扫墓的时候带红玫瑰,你真的不考虑换么……”高个子的人无奈的说。

……那个带着红玫瑰的人是自己的孙子吧。呆毛先生无奈的扶额……我教育失败了么?为什么孙子完全没有我那么英明神武#&#……&#%……&(略自恋一千字。)的样子啊。
看着那两个人把玫瑰放在石碑前,呆毛先生无语了那么一小会,不过还是愉快的收下了。毕竟是自己孙子的礼物么~
“路德,路德~我们去看日耳曼先生吧。”矮个子的人愉快的说道。
“……好。”高个子的人微弱的点了点头。
“可是……我们好像没有扫墓用的花了。”矮个子的人心情低落了起来。


晴天霹雳。
原来,他也已经消失了么。
原来,他也和自己一样么?
原来,这就是他无法来到自己坟墓前的理由么?

(真的很寂寞啊我……)
“啊!这里有现成的!”矮个子的人拿起放在坟前的玫瑰。
(我没有办法忘记你呢……你不来……)
“嘿!嘿!不要这样啊!”高个子的人被矮个子的人打击了。
(日\耳\曼……我还有很多话没有和你说呢。)
“爷爷也会很高兴……路德。把花送给日/耳/曼先生的话~”矮个子的人制止了高个子人想把花放会原处的动作。


看着两个人渐渐的走远,呆毛先生低落的垂下了头……火红的玫瑰……也很合适你啊……天空阴沉了下来。

(他们给你带去花束了呢……)
“啊!快下雨了!我们跑吧!”高个子的人拉着矮个子的人往远处跑去。
(曼……我好想这样直接叫你……)
“再见~罗/马爷爷!”矮个子的人回头对着墓碑大叫道。

“再见……”
(再见……日/耳/曼……)

雨滴慢慢的降落了下来,有几点落到了石碑上,然后慢慢的散了开来……呆毛先生呆呆的看着被晕染开的雨滴疑惑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幽灵……会哭么?好像……完全没感觉啊……阴沉下来的天空……曼……我好像……哭了……幽灵好像也会哭。
雨做的天幕,水滴完全浸湿了石碑。


在另外一个人的手里,那束玫瑰上还闪烁着晶莹的水滴……
笨蛋……你哭什么啊……你的花……我收到了……
sidetitle狂人sidetitle

露·空桑

Author:露·空桑
欢迎来到我的博客~
欢迎与我交换博客~
连接自取:
http://lukongsang.blog125.fc2.com/
============
·稍稍有点小无能?笑~
·本命:路德维希?(要加人的话在加吧?)
·目前在追逐的东西:
1月新番
无头骑士异闻录
笨蛋 测试 召唤兽
·偶尔:当当笨蛋,做做小白,日子逍遥。
·常态:一个认真的,人为的18X
·目标:各种软件应用,学习法语,努力赚钱。
=============
总结:最近有点小幸福,虽然不知道能维持多久,但是,现在很幸福。

sidetitle一言sidetitle
sidetitle一眼sidetitle
sidetitle一年sidetitle
sidetitle一目sidetitle
sidetitle自由区域sidetitle
声声
sidetitlesidetitle
sidetitlesidetitle
sidetitlesidetitle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