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写的文][3篇][土豆相关]

1.[完]【独普】鬼故事1031-1101
2.[完]情节
3.[完]生病时
=====================================

=====================================
[完]【独普】鬼故事1031-1101
HAPPY DAY~

“欢迎来到万圣节的夜……”
“亲爱的,要怎样才能使你感到害怕呢……”
“KISS?hand-in-hand?”
“拥抱你……呐……”


[……这是什么糟糕的节目啊。]
路德维希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关上了电脑页面。他一点也不想承认他只是为了想和哥哥一起过一个相当正常的万圣节而看这种无聊的网页,但是鼠标在关闭了页面之后又有一点想按IE图标。
[还是下班吧。]
路德维希叹了口气,现在已经下班了,留下工作都是还没有做完手头工作的人。当然,自己完全不属于那一类早早的就把所有事情结束了。留下来的原因……好吧。他强制的把原因从头脑里面删除了,因为太丢脸的缘故。

十月末尾的晚上已经开始下雪了,路德维希皱着眉头看着小路上的积雪还有雨水混合在一起的泥泞。
[……]
因为好修养所以一点都没抱怨而是硬着头皮走上了小路,这样也太可悲了吧。一边注意着地上的积水一边想着快点回家,但是如果不想长靴被弄的很脏就必须缓慢行走,这样的感觉还真是悲剧。
[……下雪天真是麻烦啊。]
路德维希作出了最后的抱怨而放弃似的加快步伐,因为快点回家就可以摆脱窘境了。当然,他其实真的非常非常讨厌下雪天。无论什么时候。
在快速走的时候他甚至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当他想回头道歉的时候那个人却先用带着俄语口音的英语道了一声歉然后快步的走了。
路德维希一瞬间觉得胃痛,遇到这种人,今天晚上运气会相当的差劲呢,难道这个万圣节最后又是和哥哥一起窝在沙发上看球赛吗?

快速的走到了大门前面,路德维希头痛的看着脚上的泥土最后还是拿了放在草皮边上的小铲子把鞋子边上的泥土或多或少的清理掉一些才走到门口。
他拿出了钥匙,踌躇了一会还是把钥匙放了回口袋敲了敲门。
[……]
没有人来开门。路德维希一边想着是不是哥哥已经去休息了一边拿出了钥匙打开了大门然后走了进去。室内黑暗一片,路德维希伸手摸索着电灯

[WEST!]
一个大型物体扑了出来。
[!!!!!!!!]
有那么一瞬间,路德维希觉得是自己到了异次元了。借助着门外的光线那位的头上竟然多出了犬类耳朵这种诡异的装饰品,而且……在对方扑过来的一瞬间,他的确看到对方背后有什么东西一晃而过。一边告诫着自己是自己的幻觉一边被对方扑倒然后头撞到了半关的大门上。
连门都发出了呻吟一般的哀嚎,毕竟是两个成年男人的重量。

[哥哥你到底想做什么!这样非常危险你明白吗!拜托我下次回来之后不要用这种热情过度的方式来迎接我。]
一边做着这样陈述性的吐糟路德维希一边摸着自己的头,感觉相当糟糕。这样的万圣节有点超过范围了吧。

[路德维希先生。]
[路德~]
从门廊尽头的转角处探出两个头。

[本田和费力西亚诺啊……!]
看到两人的打扮之后路德维希嘴角稍稍的抽搐了一下。这是什么打扮啊……意/大/利的爱丽丝与日/本的男巫师……感觉真是微妙啊。那么……他们这样的话那位的着装也就证明了也是万圣节的一部分啊?他们还小么?!又不是带着南瓜灯去讨要糖果的年龄了。

[WEST!WEST!]
基尔伯特用呼唤声拉回了路德维希的注意力,他专注的看着对方冰蓝色的眸子。
[怎么样!]
红色的眸子充斥着猖狂的笑意,眼角都流露出了暖意。

[……]
路德维希第一次觉得自己无法做出正确的评论了,他直起自己的身体然后看到了那位身后所挂着的东西。
[哥哥,那是什么。]

[哦!我扮演狼人啊!]
基尔伯特指了指自己脑袋上的装饰物然后便爬起来身转过来给路德维希看自己身后的东西。那是一条狼尾巴。

总觉得这样好糟糕……路德维希暗自感叹着然后也战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

[来讲鬼故事吧。]
饭桌上有人这样提议者。
[好啊!]
有人这样附和了起来。
路德维希突然觉得自己不应该期待万圣节起来。
=============================================

费力西亚诺按照本田的意思再客厅的四个角都点上了蜡烛,然后关上了大灯。开始讲起鬼故事来。
[呐……呐……有一天晚上,我本来挺开心的~然后慢慢慢慢的走在路上!看到了一家意大利面店!然后我就走了进去~结果我发现菜单上全是我看不懂的字!然后有一个金色头发长的像弗朗西斯尼桑的女孩子和一个黑色头发扎双马尾辫的亚洲女孩子一直在讲我听不懂的语言!呜哇哇哇!最后还强迫我吃了好多味道怪怪的面!叫"砸?江?面?"哈~]

[……费力西亚诺……你这完全不是鬼故事吧。]
本田菊在一旁做出了这样的评论。
[如果让本大爷喝不到啤酒!本大爷非揍死他!]
基尔伯特挥舞着拳头。
[下次请不要因为女性而去奇怪的地方。]
路德维希拿起了啤酒喝了一口,在啤酒的遮掩下微微叹了口气。

[那么……路德维希?]
本田的瞟了一眼在喝啤酒的路德维希。

被这样的目光看着的路德维希有点不自然的咳嗽了几下,然后放下了啤酒罐。
[有一个叫彼得的男医生,生活在这个小镇上,那个小镇从半年前起每到当月的第二个周末都会有一个人消失。他们说,镇上有了鬼。
这个叫彼得的男子决定找出这个鬼,于是他召集了一群好友开始在可疑的人中找寻起来,但是每当他们排除一个不在有作案动机的人的时候那个被排除的人都会准时的再当月的第二个周末消失。
于是彼得认为,他们之间出现了一个鬼。]
说道这里路德维希稍微停顿了一下看着四周的气氛。费力西亚诺和基尔伯特在一脸专注的看着他,本田菊则抱着他白色的茶杯面无表情的看着杯子里的水韵。路德维希抿了一下有点干涩的唇继续讲了起来。
[后来,彼得找到了他的女友告诉了他女友他们寻找的一切事情。然后他女友毅然决然的开始和他一起私下行动起来,但是彼得发现,他依旧没排除一个人,那个人变回死去,他开始怀疑上了女友。
于是他对他女友质问了起来,而他的女友则开始大骂起了他是疯子。他杀了她。
彼得看到满手的鲜血才想起来一切发生的事情。

镇里发生了恶疾,哪些闭门不出的人大多数是恶疾患者,彼得作为一个医生十分畏惧这些治不好的病人,而且他发现这个病还会传染,所以他准备杀了所有得这个病的人。于是他真的动手了。
他就是那个……鬼。]

路德维希拿起啤酒滋润了自己干燥的唇舌,讲这种故事对他而言也是一个挑战。
本田菊终于不在看他白色茶杯中的水韵而抬起了头,微微的笑了起来。
[下面轮到我了,我来讲一个吧。这也是发生在乡下的故事了。
田子的房间比普通女孩的房间要干净很多,因为他有洁癖,就是因为这种洁癖所以他不愿意别人到达他的房间里面参观,因为那总是会使房间变得很乱。
有一天田子回到家里发现他的房间变得乱的一塌糊涂,他的姐姐趴在他的床上一边吃着东西一边看小说,当时田子就混乱了,他拿起枕头把姐姐给闷死了]
本田的嘴角微微上翘了一点,路德维希打了个寒战。
[姐姐死了,所以田子把姐姐拖到了外面的埋了起来。
当天晚上吃晚饭的时候田子的父母一直在问田子他的姐姐跑到哪里去了,田子说,他回来的时候就没有看到姐姐。
午夜,田子收拾房间的时候门突然响了起来,田子打开了房间门,发现并没有什么人,但是等到他回头之后发现收拾好的房间变得和白天的时候一样乱糟糟了。田子害怕了
每天晚上每天晚上田子的房间门总是会按时敲响,他每次打开房门之后回头就会发现房间又乱的一塌糊涂。
那天晚上房间门又被敲响了,田子没有去开门,房门被敲响的声音越来越急促了。]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突然被急促的敲响了起来。
[伊呀呀呀呀!!!!!!!!]
费力西亚诺这样惨叫的扑到了路德维希怀里,蜡烛都倒下了一根。房间突然暗下来了一半。

[不要慌!]
基尔伯特大声的说道,然后站起了身打开了灯,往门的方向走去。
门被打开了。

[不给糖就捣蛋!]
房门外面传来了这样的声音。
[啊,啊,啊~本大爷才不怕你们捣蛋呢!]
开门的人这样笑着。
[唉!!]
很明显的是孩子的不满。
[但是糖还是要给你们的。]
[您真是好人!]

基尔伯特走回了房间,看着本田在把蜡烛熄灭并且收拾了起来,费力西亚诺依旧扑在路德维希身上小小的蹭着,而路德维希,他的弟弟,则面无表情的目视前方。

[差不多要回去了吧。]
基尔伯特对费力西亚诺说道。
[……恩……]
对方小小声的回答者。
[那么我也一起先离开了。]
本田微微施礼然后对着费力西亚诺说道,[一起走怎么样?]
[好。]

基尔伯特看着还在正坐着的弟弟第一次觉得有点头疼。我忘记你不喜欢鬼故事了,本大爷最重要的弟弟。



在基尔伯特的记忆里,其实自己和路德维希的亲情很大一部分都是建立在各种战斗上的,最初的骑士、战士、到并肩作战的兄弟,然后因为战事上不得不被强硬分离。他都记不清路德维希小时候的样子了,最鲜明的回忆只有那不苟言笑的脸庞。从小到大都是一个样子呢——金色的背头和死板的脸庞。
连害怕的时候都是面无表情的。
基尔伯特一边这样想着一边看着还在僵直正坐的弟弟。
[那个时候明明才只有我膝盖高就连害怕也不会哭了。]

那一天外面也下着大雪,窗户外面的白色大理石窗沿上已经堆积起了厚重的雪檐,夜幕低垂外面的风声已经盖过了火炉里火苗与木材碰撞的噼啪声。基尔伯特的腿上盖着厚重的毛绒毯坐在火炉前面看着拉丁文小说。小说的封皮被牛皮纸包裹着,书页已经泛黄了,但是并没有破损,由此可见那位先生对书的保护程度。
门被敲响了。基尔伯特并没有从书上移开视线,只是[恩]了一声表达着对方可以进来。
门被打开了一个小小的缝隙,冰蓝色的眼睛透过了小小的缝隙偷窥着室内的情况,确定了被打扰了的人并没有生气才打开了大门走了进来,抱着他柔软的毛毯。
[路德维希,为什么这个时候不休息。]
书本被合上,红色的眼眸缓缓的移动着停在了眼角的位置。
[抱歉。]
小小的孩子低下了头,看不到表情。
[需要本大爷给你讲故事吗!]
并非陈述的口吻,打开了厚重的拉丁文小说本。
不是能拒绝的好意啊……小小的孩子担心着,但是他一点也不想听这样的故事,其实那不应该算是故事吧…
糟糕!对方已经完全不顾人意愿的讲起来了!
于是那个小小的孩子抱着柔软的毛毯坐在了另外一个沙发上开始听起来,并且表情相当认真。

在故事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基尔伯特准备拿起边上的水润润喉咙……
[路德维希。]
抬起头才发现坐在对面椅子上的弟弟表情相当僵硬。叫了对方的名字发现对方完全没有反应之后基尔伯特慌忙的站起来。
[哦,糟糕!]
毯子和书一起掉在了地上。基尔伯特磕磕绊绊现是被毛毯绊住了左脚然后快速放下的右脚又踩到了保存完好的拉丁文书上而滑了出去,身体直接后倾。绝对不能这样摔跤!基尔伯特在背部快接触地板的时候强制用左手撑住了地面然后身体猛力向后翻了过去。
[哇!]
由于室内空间太小了,高难度的动作直接导致这基尔伯特正面接触了放在身后的椅子。

[哥哥!您没有事情吧!]
小小的路德维希从自己的椅子上跳了下来跑到了基尔伯特面前。
[完全没有事情!本大爷怎么可能有事!]
强硬的口吻。
[可是您的额头青了。]
陈述句。
===================
[本大爷家的弟弟真能干~]
基尔伯特眯着眼睛,他的弟弟现在拿着镊子镊着白色的酒精棉在帮他擦拭撞伤的地方,虽然有点笨拙,有点粗糙,但是即便是这样,基尔伯特也一脸愉悦的夸赞着他。
[刚刚为什么表情那么差?]
[……鬼故事…………不是很喜欢。]
路德维希低下了头。
[你那是不喜欢的程度啊。疼疼疼……]
基尔伯特挑眉,结果却触动了头上的乌青。然后他伸出了手戳了戳自己弟弟的脸庞[硬硬的。]

====================

回忆到这里,基尔伯特伸手戳了戳路德维希的脸庞。[硬硬的。]

路德维希感到自己的脸颊上有一个手指一直在戳来戳去脑子终于开始渐渐转动起来,刚刚……啊,好失态,果然是被吓了一跳。想到这里他皱起了眉头。脸上的手指还没有移开啊,到底是谁在戳啊……
[费里西……哥哥?]
路德维希看清了眼前的人。
[抱歉啊,不是可爱的小费里西呢,是你无趣的大哥。本大爷……]
基尔伯特收回了手。
[他们人呢?我指的是费里西亚诺和本田菊]
路德维希活动了一下僵直的身体,然后对着表情突然有点冷淡的基尔伯特提问,试图找寻一个合适的话题来解决他们的沉闷。
[回去了,又不可能在这里过夜。费里西家里还有一个暴躁的小番茄呢。]
基尔伯特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想稍微尖锐一下。至少现在是这样的。反正一定不是本大爷的错啦!
路德维希看着一脸不爽的基尔伯特突然觉得有点无法理解对方现在的思考,应该说……他好像突然跟不上对方的思维了呢。啊……真是……挫败感……一边这样想着路德维希一边跟着站了起来,腿脚因为长时间的坐着所以有点麻木,他跺了跺脚试图想复原脚的知觉,但是确因为右脚也麻木着一下子失去了平衡向前倾倒了下去。
[大哥快让开!]
[?]对方回头看着。[哎?!!!!!!]

两个人盛大的撞击到了一起,这一次基尔伯特在下面……
[你没有事情吧!]
路德维希抬起头来并且迅速的用手支撑起身体,直到看清对方的表情,他才松了口气……对方现在正一脸笑意的盯着自己,果然是我太笨拙了。内心这样呐喊着。突然感到有人在触摸他的头[大哥?]
[噗哈哈哈!本大爷的WEST好有趣!]
基尔伯特一边这样笑着一边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犬类耳朵被他强硬套在路德维希的头上了,而且竟然莫名的没有违和感,明明是认真的家伙被加上这样的玩具竟然没有违和感!太有趣了!
[……别闹了……]
路德维希总觉得刚刚压抑的气氛突然完全消失了,但是无力感却更加沉重了。他向后退开坐到地板上伸手试图把头上的玩具取下来,不过这个动作刚刚做出就被对方制止了。
[WSET小时候没有过过万圣节吧!]
[啊……是的。]
[现在要不要和本大爷一起补过?]
[哎!?]
看着对方得意的笑脸,路德维希发出感叹词,然后双手伸出搭载了基尔伯特的肩上一脸认真的说道[大哥,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本大爷失望了。]
基尔伯特的眼神瞟到了边上。
[那么……今天晚上一起看球赛吧。]
路德维希做出了这样的提议。[然后看完球赛睡觉明天把门口的积雪铲起来堆一个南瓜怪怎么样。]
[但是今天晚上的道具不能取下来。]
基尔伯特伸手拉了拉自己弟弟头上的玩具犬耳。[万圣节。]
[好。]
简略的同意。
两个人就这样坐到了沙发上打开了电视机看起白天由基尔伯特录像录下来的球赛,中场休息的时候路德维希打开了放置在边上的啤酒打算给基尔伯特,没想到对方已经阖上了眼睛,头靠在了沙发的扶手上睡着了,狼尾装饰也软软的拉达在沙发的边缘,他看着这样的哥哥伸手摸了摸自己头上的犬耳装饰微微叹了口气……
似乎……也并不是那么糟糕……这个万圣节……
===================================
1101日的清晨。
路德维希把昨天晚上用的各种道具都收拾起来放到了仓库里面,最后他拿起玩具犬耳和一条狼尾装饰深深的叹了口气。走到了仓库的角落里面打开了一个看起来有一些年份的箱子把手上的装饰物放了进去。
箱子里面有断了的木剑,布满伤痕的儿童盔甲,红丝绒的披风,德\语版本的圣\经,蓝色的矢车菊书签等各种各样的小物件,箱子的角落里面放置着昨天用的玩具犬耳和狼尾巴还有一本被踩折书皮的拉丁文小说。
[哥哥一定不记得那天是10月31了。]

-END



=============================================================================
[完]情节
KISS?
他捂住了基尔伯特的眼睛,然后垂下了头。
不同的温度相互碰触。干裂的嘴唇,有点毛毛躁躁的。但是却有一种微妙的感觉,那其实应该是相当柔软的地方呢,一定是这样。因为想更加感受到对方身上柔软过度的部位,他略微有点焦躁,拘谨,呼吸散乱,无法理解的下一步动作。

感觉有一点奇怪,长时间的不知道下一步动作是什么,就是因为这样才变得焦躁过度,连原本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情都变得奇怪了,亲吻的话,一定仅仅是触碰嘴唇那么简单的事情吧。呼吸散乱。

原本紧闭的嘴唇被不属于自己的湿润舌头舔了一下……一瞬间甚至连耳根都红了。这样的感觉就是很蠢……突然有一种被打败的感觉。虽然不想顺从但是已经完全不能不在意了。

碧绿的眼眸完全被覆盖。


First time?
一定是笨蛋……
路德维希总是想这样的吐糟,抱歉了,抱歉了,虽然说这是自己对自己的吐糟,但是总是不那么礼貌。虽然家教什么的完全没有要求他不能做出失礼的事情,但是他总是认为某些事情不应该是他所能够做的。

我一定是笨蛋。
最后还是自己对自己这样的抱怨了。
晚安吻那种事情,一定是普通兄弟会做的吧。
但是,即便是晚安吻……也会面红耳赤啊…这果然不是普通的感情吧。

第三次的晚安吻,好像没有第一次的亲吻来的觉得羞耻,但是……无论如何都希望能快点结束。所以快速的从正面拉住了手然后垂下了头亲吻了过于柔软的地方并且迅速的离开。

“如果很勉强,完全可以对本大爷说嘛~”
口吻满不在意。

糟糕了……这样直接的被拆穿的那种滋味。路德维希并不想低头,他也完全不想道歉。于是他第二次的垂下了头。

被推开了。
然后头发被紧紧的拽住往下扯。

“而且,这样才叫接吻。”

嘴唇被不属于自己的温度所掩盖住了,基尔伯特的。

“张嘴。”
含糊的命令。

那位过于蠢笨的下士张开了嘴,随即被不属于的湿度侵略了口腔。连唾液都难以下咽的战栗感。

“唔……”这样子的声音让他感到莫名。

他被奋力的推开了。

基尔伯特一脸灿笑的望着他的弟弟并且调侃着你这样一点也不行没有本大爷风范一类一类的。

他的内心突然有一种奇特的感觉,漫漫的鼓胀着,无法被戳破的……一定无法说出口的。
一定只能是这样,这样就足够了……但是,却空虚着。一定要拥紧那个人!

路德维希拥抱住了那个笑的灿烂的人。

“那么一起休息吧。”调侃?
瞬间僵硬。调侃被认真对待了。

-END
======================================================================================

[完]生病时
路德维希有一点昏昏成成的,连看书的时候都有一点看不清书上的单词,没事常读的小说本现在看起来竟然是那么的乏味无力。于是他果断的合上了书然后站起来走到了冰箱前面,打开冰箱之后停顿了几秒钟,然后忘记了自己要做什么果断的关上了冰箱。
手放到了额头上发现温度略略有点偏高了,于是他走到了药箱前面翻找起体温计,昏沉的状态导致连一板一眼的做事态度都有点失态,有一些小的药罐子甚至落到了地上。

体温计上面显示出了他已经发高烧的事实。

“啊……”他瘫坐在柜子边上靠着柜子叹了口气。“哥哥……真对不起……”

冬天的到来总是让人有些不真实……连最后一丝温暖都快速的离开了路德维希。

脚边的药瓶被捡起然后被人按功效排列在了一起,温度计被酒精棉认真的擦拭过然后摆回了盒子里面。路德维希站在被整理好的桌子边上看着药品的说明书,很久不用的眼镜被带了起来。他推了推眼镜,那重量让他有点不适。
房间里面显得……太空旷了。

“WEST!”

缺少了这样的声音,让人不适到了极限。

“我被欺骗了……大哥你是个混蛋。”

也许是眼镜太模糊了,路德维希觉得他真的很不适合带眼镜,但是不带眼镜总也看不清说明书上的字。
一定是眼镜的问题。

路德维希把眼镜摘下放到一边然后按压着自己的太阳穴,感觉似乎舒服多了。顺手拿起拿起药瓶倒了三颗药出来,然后直接吞了下去。
“咳咳……咳咳……!!”
过大的药片真令人反感。路德维希这样思考着,并且记下了药的名字打定主意下次不要再买那一家的药了。

“WEST?”

路德维希走到了卧室门口突然停顿了下来。然后走出了卧室,走进了另一间被白布盖满的房间。他躺在了被白布盖着的大床上。

“大哥,晚安。”

他亲吻了白色的布,然后安心的睡去……


====END 【你不觉得阿西他可蠢可蠢了么~XDDD】
===================================================================================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sidetitle狂人sidetitle

露·空桑

Author:露·空桑
欢迎来到我的博客~
欢迎与我交换博客~
连接自取:
http://lukongsang.blog125.fc2.com/
============
·稍稍有点小无能?笑~
·本命:路德维希?(要加人的话在加吧?)
·目前在追逐的东西:
1月新番
无头骑士异闻录
笨蛋 测试 召唤兽
·偶尔:当当笨蛋,做做小白,日子逍遥。
·常态:一个认真的,人为的18X
·目标:各种软件应用,学习法语,努力赚钱。
=============
总结:最近有点小幸福,虽然不知道能维持多久,但是,现在很幸福。

sidetitle一言sidetitle
sidetitle一眼sidetitle
sidetitle一年sidetitle
sidetitle一目sidetitle
sidetitle自由区域sidetitle
声声
sidetitlesidetitle
sidetitlesidetitle
sidetitlesidetitle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