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写的文2][3篇][土豆相关]

1.[完][独普独]Du schuldest mir noch eine Umarmung【贺:两/德/统/一】
2.[完]独普 Brief
3.[完]-----

=======================================
[完][独普独]Du schuldest mir noch eine Umarmung【贺:两/德/统/一】
“你们自由了,这里是西/德!”
冷硬而坚实的墙壁阻隔着东西两面,人群奋力的用自己的身躯来撞击墙壁试图将他撞倒。基尔伯特看着墙上的铁丝网咬了咬牙猛力的跳了上去用手抓住了带着尖刺的铁丝网,手心瞬间被尖刺给捅了个对穿。他借助着铁丝网中间的缝隙疯狂的用眼神搜索着在墙的另一边自己弟弟的身影。“路德维希,路德维希,路德维希……”近乎于神经质的念叨着。

“哥哥!!!”路德维希看着突然出现的身影。“大哥!!!!!!”人群的挤压,各种各样的哀号,喊叫差点淹没了路德维希的呼唤声。“大哥!!!!!!!”他没有放弃的喊着,希望那个人能看到自己。

“!WEST!!”基尔伯特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他在人群中快速搜索到了路德维希的身影。然后松了口气……“WEST!本大爷不在的日子里面你要好好的给我过下去!”他试图和平常的时候一样的笑着。
“呯!”枪声突然在东\德人民的背后响起,基尔伯特重重的摔了下去。

“大哥!!!!”路德维希被人挤了一个踉跄。西\德的人群听到枪响之后更加激动了,每个人都想冲到墙的前面听到自己家人对自己的呼喊。然后他失去了自己大哥的身影……他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了,那样的枪声和大哥不见的时候。拳头紧紧捏了起来。“大哥!!!!!!!!”

基尔伯特抱着自己受伤的手看着似乎笑的过于开心的伊万……“滚开。”冷硬的说出了两个字。
“这可不行。”伊万的把手里的枪重重的往基尔伯特头上砸去。
一瞬间视野里面都被红色给布满了,基尔伯特向后倒了下去,激起的尘土染灰了他的头发。
看着倒下的男人,伊万随手把枪扔给了秘书官然后做出了这样的叮嘱:“不要管他,任凭他这样躺着好了,即使死了也不要管……如果他想继续逃走就杀了他。”然后他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缓慢离开了。

“W…E…ST……”破碎的单词被吐了出来,证明着他有多么想爱护对面的弟弟。“WEST……”手指动了动,基尔伯特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四周的士兵们并没有管他,因为已经有大量的西\德人往东\德投掷通行证和身份证希望对面的同胞们能因为一张通行证而回到西\德的土地上。
“WEST…”基尔伯特往前走了一步,摇晃着随时可能倒下。有几个警察注意到了基尔伯特的动向,但是他们认为他已经不能做出什么像样的反抗了,而且他们还要为抢夺着东\德人民捡起的证件而忙碌着。
“WEST!!!!”基尔伯特快速的往墙的方向跑了过去,人群成为他最好的掩护。他努力躲避着,奔跑着,快接触到墙壁了。

“哥哥!!!!”路德维希听到了墙对面的叫声,他已经把身上所有的证件都扔到了墙对面,只期望他的哥哥能捡到任意的一张。

“WEST!!!”“呯!!”枪声又一次的响彻柏\林墙的上空。基尔伯特摇晃了两下,倒在了墙壁上。“WE……ST……”即使支离破碎,他依旧喊出了自己弟弟的名字。

西\柏\林人民的愤怒的吼声和路德维希撕心裂肺的呼喊声回荡在柏林墙的上空。
“哥哥!!!!!!!!!!不!!!!!!!!”墙壁上留下了一个又一个的带血的拳印,路德维希一直梳的严谨的头发散落了下来。“不……谁能来告诉我…这是一场梦?”


每个周末的上午,是路德维希最清闲的时间,他总是从忙碌的工作中抽身而出。他会走或者骑车到柏\林墙的附近然后停下来驻足观望很久。每天总是有很多人来这里张望东\柏\林,就是为了在东边的那一片的人群里找到自己亲人的身影。路德维希已经往返于此3周了……但是他依旧没有在人群中看到基尔伯特那耀眼的身影。
“亲爱的!!亲爱的!!!!你看!!这是我们的孩子!!!!!!”一个妇女举着他的孩子在对对面的一个男人大叫着,妇女已经顾不得什么礼节了,她甚至泪流满面,连声音里也带上了哭泣的腔调。
“哦……我要好好想想要给宝贝取个什么名字!亲爱的!我爱你!也爱我们的宝贝,给他取个像样的名字!一定要和我一样勇敢。”对面的一个男人大声着回应着,路德维希看着那个男人带着笑容的面庞心中隐隐刺痛……哥哥怎么还没有出现。

次日上午,路德维希在办公大厅里面听到这样一段对话。
“哦,不……这样太凄惨了。”
“那个孩子已经死了。”
“……可恶的东\德\兵们,竟然伤害了那样一个孩子。”
“那一天那个孩子翻越墙竟然被杀害了,那群刽子手。”
听到这里,路德维希手里的文件全部掉落在了地上,脸上变得濡湿起来。他快速走到了那群女性的边上:“请问可以告诉我出了什么事情吗?!”他的语气是那么的急促,甚至连表情都变得险恶起来。
边上一位略高的女性马上认出了他:“路德维希先生,您……”
“请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非常需要知道!”快速的打断了对方的话语,路德维希的表情已经失去了平时的冷静,甚至有点扭曲。
“先生,我们在谈论一个孩子,一个……嗯……东德的孩子。”高个子的女性显然是被他过于激烈的动作吓到了,他断断续续的说了起来:“前……两天,有个东\德的……孩子,想翻越墙的时候,被开枪射击了……因为……长时间没有东\德士兵来救援他……他就这样……死去了……”高个子的女性说到这里面色已经显得苍白了,说完这些残酷的事情对于他而言的确是一个非常大的打击。

“他叫什么!”路德维希摇晃着那个女性。他已经忘却了什么风度了,什么都比不上自己珍贵的大哥。死去……不要在想了。他一次又一次的告诫着自己,但是却忍不住的在手上施加力道。
“彼得!他叫彼得·菲希特!”边上矮个子的女性看着过于危险的场面快速报出了那个男孩的名字。
路德维希听到不是基尔伯特的名称的时候整个人的松懈了下来,但是随即而来的是一阵心痛……那个叫彼得的少年……是为了什么那么疯狂的想回到这里,一定是有家人……或者爱人在这里吧。基尔伯特……基尔伯特。路德维希兀自的发着呆,他并没有发现自己散乱下的头发和濡湿的面庞。

基尔伯特站在柏\林\墙的一侧,今天是周二……现在的时间是下午。昨天这个时候他被告知现在严禁靠近柏\林\墙,东\柏\林的那群疯狂的警察会像每个试图逃跑的人开枪,即使已经爬到了栏杆上他们也会毫不犹豫的开枪。
握紧了手里的铁十字,作为违禁物,基尔伯特一直把这个贴身带着,藏在胸前的口袋里,让他持续保持着体温。他总觉得这样的感觉就像路德维希站在自己身边一样。“WSET……”吐出了这样的字眼,他垂下了自己高傲的头颅。但是过了一会,他又抬了起来,灿烂的对着柏\林\墙放心笑着。四周的警察已经开始略微像他靠拢了,但是他依旧无动于衷的看着\柏\林墙方向,然后他大声喊道:“WEST!!!!”声音传出了很远很远……好像能一直传到路德维希的耳边。

路德维希依然每周的周末都会到柏\林\墙前,渐渐的这样的事情已经越发的平凡了,他有时候甚至连续三天都会到柏\林\墙前面观望,不再限制着周日过来。生活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但是他却觉得越来越空旷。大哥……大哥……路德维希已经不止一次的在没有开灯的房间里面一遍一遍的说着这个称呼。
“我过于脆弱了吗……”路德维希站在柏\林\墙下抬头看着只剩下一半的天空。“大哥……基尔伯特……”路德维希闭上了眼睛,仿佛张开眼睛就能再一次看到大哥,仿佛张开眼睛就能看到柏林墙消失。当他张开眼睛的时候,他失望了。柏\林\墙依旧挡着他剩下的半个天空……路德维希握紧了手里的铁十字。自从那一天起,他就一直将铁十字放在自己的口袋里面,似乎握着他,就像握住大哥的手一样……
基尔伯特看着面前的伏特加,然后把他丢进了垃圾桶。“真怀念啤酒的香味啊!果然还是啤酒更合适本大爷的口味。”
旁边一个穿着工人服留着络腮胡的男人大力拍了拍基尔伯特的肩膀。“小哥想啤酒啊~大叔我之前就是个酿啤酒的呢。”
“本大爷很久都没有喝到啤酒了,你手上现在有多少!都拿来孝敬本大爷吧!”基尔伯特被拍的向前走了一步,然后大大咧咧的回拍着络腮胡男人。
“……”男人看着基尔伯特然后吸了口手上的烟,然后重重的吐了出来,感觉甚至是想把肺部郁结的那些抑郁一起吐出。他弹了弹烟灰:“我的酒坊在那一边哟,我可爱的老婆也在那一边哟~”男人又吸了口烟,然后吐出:“我的老婆和啤酒一样可爱啊……该死的柏\林\墙。”男人低下了头。
基尔伯特看着那个低下头的男人,突然大力的拍了拍那个男人的肩膀:“……男人不应该低头啊!本大爷从不低头!本大爷的弟弟也在那一边!等到我们回西部的时候大叔你请客我们去你家喝酒吧!”灿烂过度的笑容出现在基尔伯特脸上,事先许下的诺言啊。

之后又发生了几次逃跑……据说那个大叔从桥上跳了下去。掉到了开往西\德的汽车上。他的笑容过于灿烂……即使他之后断了一条腿,他也觉得那是他一生中最明智的选择。
东\德\人民不断的往西\德逃跑着,这种事情越演越烈,甚至发生了大规模的集群从楼上翻越下来,而西\德人民也早已习惯了这样的事情。每当有东\德人民逃生过来的时候,他们总能冲在第一线给予自己同胞救援。


我的一生……记忆最深刻的只有两次眼泪……

“你们自由了!这里是西\德!”


路德维希手上的报刊掉落了下来,他飞快的打开了大门冲了出去,甚至没有穿上皮鞋。他骑上了自行车开始努力的往柏\林\墙方向骑过去。
汹涌的人群挡住了能骑行的道路,于是他甩开了自行车开始奔跑,甚至掉落了一只拖鞋,平时这样的失态是绝对不会出现的。但是此刻他的心中已经被激动所充满了。东德宣布开发柏林墙。基尔伯特……基尔伯特!大哥!!!路德维希在汹涌的人群里面四处寻找着。他甚至拉过每个靠近他的人询问:“请问有没有看到一个白色头发红色眼睛…大致178身高的青年!他叫基尔伯特!”人们的摇头却不能让路德维希停止搜索,他四处看着,搜寻着,被人踩了几脚也没有感觉。白色的袜子上面已经染上了黑色的尘土,但是他依旧没有停止。“基尔伯特!基尔伯特!基尔伯特!大哥!!!”他呼喊着,已经丢掉了他平时的礼仪。这样的失态着在人群中呼喊着。
四周的笑声,欢呼声已经大的淹没了他,人们疯狂的互相拥抱在一起,他们等待这一刻已经太久太久了。每个人都在告诫着自己要等待另外一边的亲人,而这一天终于来到了。泪水突然掉落。小声的哭泣,渐渐的…哭泣声响了起来。拥抱在一起的人们互相亲吻对方的眼眉,额头,嘴唇。仿佛想将这一刻永远固定住。28年足够让一个青年头上出现银丝……这一刻……他们等待的太久太久了……
“WEST!”路德维希听见了这个熟悉的称呼,他停了下来,转过了身。
“本大爷的弟弟可不能这么狼狈啊!”灿烂的笑容还是那么熟悉,时间没有在这个笑容里留下变化。
“……大……哥?大哥!”路德维希快步走向了那个方向,然后他开始跑了起来。
“WEST!”基尔伯特张开了双手迎接着路德维希。
“大哥!!”
两个人紧紧拥抱在了一起。
“大哥……大……哥……大哥……”声音渐渐的哽咽了起来,路德维希紧紧的抱着基尔伯特,好像要把他紧紧的锁在怀里,融入骨血中。
“WEST……”基尔伯特拍了拍路德维希的肩膀。“好久不见啊!”
“……大哥……欢迎回到西德……”
“这里不再是西\德,这里的名字叫德\意\志。”基尔伯特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你们……自由了……请拥抱在一起,倾诉着彼此的想念……这里不再区分东与西……这里是德\意\志……日\耳曼民族,将永远的伴随着这个充满荣耀的名字。
我们的骨血里面都流淌着日\耳\曼民族好强的血脉。我们……有我们一手创立起来的德\意\志……

-END

=======================================================================================================================================
[完]独普 Brief
“路德维希先生,您的信件。”
路德维希的声音从堆积如山的文件后面传了出来:“请帮我放在桌子上。”虽然看不见桌子后面人的表情但是罗德里赫依旧能感受到对方疲惫以及浓浓的倦意。
“那么就放到桌子上了。”罗德里赫把快递放到了摇摇欲坠的一沓文件上。
“埃德尔斯坦,能给我来一杯咖啡吗……”文件山后面的人说道。带着倦意的声音。
罗德里赫从怀里拿出的怀表。我推迟一刻钟下班吧。他这么想到。然后便走向了茶水间。
听着离开的脚步声,文件堆之后才缓缓的传出了一声:“谢谢。”
“在别人都快关门的时候说谢谢是十分不礼貌的。笨蛋先生。”罗德里赫关上了门。
“这算被人吐糟了么?”路德维希揉了揉太阳穴,然后从文件堆上面拿下了那封信。“我希望这不是压垮我的最后一根稻草。”路德维希拆开了邮件,然后他不可置信的又一次的看了一遍那个令他徒然震惊的那个发件地点,以及发件人。

“本大爷引以为傲的弟弟,你到底有没有在看新闻?”
快递的内容短的惊人。甚至不如一封电报来的短。路德维希看了看发件时间,然后突然松弛下来。

罗德里赫回到办公室的时候看到的是空掉的座位以及一个上面似乎被洒到水的信封。发件地址:柏/林。发件人:基尔伯特。
路德维希准备用钥匙打开大门。但是他突然停住了。他敲了敲门。
门打开了。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

两/德/统/一/。

-END
==================================================================================================
[完]-----
Advendture(冒险)
路德维希擦了擦脸上的汗水。
基尔伯特则拿出了很久不用的
Kar 98kCrime(背德)
“哥哥,你有感觉么?”
“哈哈哈……本大爷怎么可能没感觉”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手缓缓的握住了对方的手。
身体有一瞬间僵直。
First Time(第一次)
抬起了对方的手,与肩膀持平。
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Horror(惊栗)
子弹发射。
正中红心。
Humor(幽默)
“最近准头感觉不错。”
“因为你是本大爷的弟弟嘛~”
Kinky(变态/怪癖)
取下了对方手里了Kar 98k
“WEST!你想做什么!”
Tragedy(悲剧)
训练室的浴室里面发出了模糊不清的声音
UST(未解决情欲)门被敲响了。
PWP(狭义为上床)
……
……
“大哥,回去继续吧。”


:::Kar 98k毛瑟步枪
= =这个其实就是两个家伙在枪械训练之后去BI……的故事……哈哈哈!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sidetitle狂人sidetitle

露·空桑

Author:露·空桑
欢迎来到我的博客~
欢迎与我交换博客~
连接自取:
http://lukongsang.blog125.fc2.com/
============
·稍稍有点小无能?笑~
·本命:路德维希?(要加人的话在加吧?)
·目前在追逐的东西:
1月新番
无头骑士异闻录
笨蛋 测试 召唤兽
·偶尔:当当笨蛋,做做小白,日子逍遥。
·常态:一个认真的,人为的18X
·目标:各种软件应用,学习法语,努力赚钱。
=============
总结:最近有点小幸福,虽然不知道能维持多久,但是,现在很幸福。

sidetitle一言sidetitle
sidetitle一眼sidetitle
sidetitle一年sidetitle
sidetitle一目sidetitle
sidetitle自由区域sidetitle
声声
sidetitlesidetitle
sidetitlesidetitle
sidetitlesidetitle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