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的文章3][未完成,未修稿C篇][土豆相关]

1.APH未完成
2.生活[未完结]
3.[未修稿]过去的日子。

====================================
APH未完成
“基尔伯特在某些方面的确是好哥哥的典范。”一边做着这样的评论一边看着当日的报刊,偶尔瞟两眼坐在对面的安东尼奥想得到对方的认同。
安东尼奥看着对面房子的大门打开,一名白色头发的男性匆匆打着领带然后合上大门。那名白色头发的男子明显不习惯打领带,从新系上拆下好几次才成功打好。
“一会一定会回去的吧。”弗朗西斯放下报纸也转过头看着住在对门的老友。“还是帮帮他吧。”做出这样的决定之后他把手放到嘴边做扩音大声喊道:“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那个白色头发被称呼被基尔伯特的男子抬起了头:“嘿!弗朗西斯,我现在很忙,你知道的。我亲爱的弟弟,家长会~[基尔伯特的手指了指北边,那边有一所县里的小学。]所以有聚会下一次,拜托了,安东尼奥也是。”基尔伯特双手合十了一下表示出歉意:“本大爷现在可是很忙的。”
“不~我指的可不是聚会。”弗朗西斯站起来,左手扶着栏杆右手拉了拉自己的西装外套:“有领带没西装,这太糟糕了。”
看到楼下的对门的男子一脸僵硬的表情然后快速的冲回大门口迅速打开大门冲了进去并且忘记关门的举动,弗朗西斯对着安东尼奥挑着眉说道:“你看吧,多么照顾弟弟的感受啊。”
“的确。”安东尼奥也站起了身。
“准备回去了?”弗朗西斯微微笑着靠近了安东尼奥。
“帮帮老朋友还有小二生也要到放学的时间了。”安东尼奥整理了整理领口后对着弗朗西斯伸出了手:“去接罗维诺,我的车钥匙呢?”
弗朗西斯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把西亚特的钥匙丢给了安东尼奥:“你这车开的还不错,有空再找基尔帮忙调调离合器,我踩得不舒服。”
“这不是法国车。”安东尼奥接住了车钥匙然后拿起椅子上的红色外套推开了阳台门走回了室内。
弗朗西斯看着老友下楼的背影还是选择坐回了椅子上翻阅着报纸,不一会他翻到了报纸的英文版面然后皱起了眉头把那个版面抽了出来放到了边上的垃圾桶里。

基尔伯特看着手表慌慌张张的从房门内出来看到了门口停了一辆古铜色的西亚特。
“滴滴。”汽车喇叭响了两下,玻璃窗户降了下来,基尔伯特看到了安东尼奥微笑的脸“基尔伯特,上车”对方这么说着。
“谢啦,本大爷会记得这份恩情的。”基尔伯特不客气的坐到了副驾上然后看着北边小学的方向然后对安东尼奥询问道:“需要本大爷来帮你开车么。”
“不,谢了。”安东尼奥立刻拒绝了基尔伯特的好意,毕竟对方是开车最高速是可以破表的家伙,然后迅速的踩下了油门,不再给对方要求的机会。

路德维希微微抬起了头看着窗户,通过窗户可以直接看到学校大门……始终没有看到哥哥啊……路德维希回过了头,教室里面现在的家长非常多,各家的家长即便都到了,连平时很少离开王家餐馆的王耀也出现在这里。
他叹了口气,看着教室里面一片热闹的景象。就在这个时候门突然开了,路德维希一脸期望的看向门口。
罗德里赫在了三(五)班的门口在人群中用目光搜索那个一本正经的孩子:“路德维希,请出来一下。”
发现找自己的并不是哥哥而是学校老师路德维希稍稍有点失落,但是很快收敛了一下情绪起身越过了人群走到了教室门口对着罗德里赫行了个礼抬头问道:“罗德里赫先生,请问您有什么事情。”
“是这样的。”罗德里赫推了推眼镜:“我觉得你的钢琴水平不错,希望你在这一次的家长会上面表演一下你的专长,就像本田菊要写书法。这样也会让你哥哥开心不是么,对了他人呢?我要好好和他讨论一下如何正确的教育一个优秀又有修养的孩子的方法。”
“抱歉……先生,哥哥……好像没有来。”路德维希低下了头。

就在路德维希被叫出去的那段时间校门口停下了一辆古铜色的车,基尔伯特走了下来对着车子里面的挥了挥手。
如果路德维希还坐在他的位置上他可能会很开心,但是关键是他不在。

“糟糕,忘记问WEST他的班级在哪一栋楼了。”基尔伯特站在小学门口
-------------------?什么时候会完成呢?
========================================================================================================================
生活[未完结]
路德维希单手撑着额头,胃部隐隐抽搐着。
[拜托了,即便是喝酒喝过头也别这样回来啊。]
眼角抽搐的看着头上还绑着红色领带衣服大敞的基尔伯特,路德维希不断的抱怨着自己的哥哥。因为明明就在别人家里喝酒喝成这样竟然直接走回来了,一边敲响大门的时候还在一边喊着。
[本大爷的小WEST~]
啊啊啊……这样想着路德维希的胃又开始疼了起来,明天早上的时候拿什么颜面面对住在隔壁的同事啊。虽然他也是元凶之一……弗朗西斯那家伙。

[WEST……WEST……]
醉鬼呼唤着对方的名字。
[……是,是。]
虽然极端不情愿但是依旧放下了手头的活。他应该是身体不舒服了吧,把他搬到床上去好了。
这样想着,路德维希走到了罪的晕晕乎乎的人面前把他抱了起来,对方虽然是男性,但是还好不是很重,而且似乎比之前轻了许多。就因为这样路德维希皱起了眉头,对方在家里的情况下竟然会瘦,而且还是可以直接用手抱着就称出来的份量。这简直就是对自己平时吃的那些东西的严重吐糟。
[这也是为什么经常跑到弗朗西斯先生家串门的原因么?]毕竟法国料理比较好吃呢。
嘴里不自觉的开始吐糟,默默得把后半句给咽了下去。路德维希一点也不想认输,他不认为自己做的土豆泥和香肠能让一个健康的男人变瘦。虽然事实已经摆在他面前了。
[真对不起……]
声音小小的。

站在基尔伯特锁死的寝室门前,因为抱着体型正常的男人,路德维希的双手完全空不出来,思考了一会之后他终于无奈的转身走到了自己房门前,用脚踹开了房间门然后走到了床前把手上醉成一团的男性放到了床上。
[呼……]
他低下身擦了擦对方额头上的汗,然后思考了一下。
[最好清理一下。]
抱着这样的想法路德维希再一次出现在自己房间里面的时候手里多了一盆热水和湿润的毛巾。
他把毛巾浸入热水里面泡了泡然后拿起来完全拧干坐到了床上仔细的开始擦拭基尔伯特的脸和颈子。
[唔……]
基尔伯特转了个身表示出不舒服。
看到对方诚实的表达着身体的感受,路德维希也知道自己平时可能粗糙又不温柔。但是仅仅是这一点他完全不想承认。拜托了。哥哥就要有哥哥的样子啊!就算我笨拙一点也麻烦您不要那么直接的表露出来啊!内心这样不断吐糟的路德维希着这一刻深深的为自己感到悲哀,我又不是笨蛋,到底在干什么啊。

[如果能不在意就好了,但是不能不在意。]
路德维希一边自言自语出自己的感受一边帮自己的哥哥擦拭身体,当他看到对方的裸露在外的胸口的时候稍微停顿了一下,但是很快就把脑子里的念头赶了出去。毕竟如果这样看的话每天都有看吧……虽然这样说。路德维希皱着眉头觉得在想下去会非常危险于是果断了结束了自己的想法并且打算快点帮基尔伯特擦干净。
[WEST?你在干什么?]
基尔伯特感到了被人用粗糙的手法擦拭身体,于是他张开了眼睛并且看到了面无表情的路德维希正坐在他的边上手里拿着一块已经干掉的毛巾。
-------------?天知道什么时候会完结ORZ?
=============================================================================
[未修稿]过去的日子。

过于老旧的日记本上面被沾染的灰尘被人轻轻擦去了,那个人看着四处散乱的日记本皱起了眉头。“真应该好好整理一下啊。”然后他拾起了一本看起来比较新的日记本准备把他放到书架里面。“吱吱!”一只灰色的老鼠突然从书架上串了出来然后往哪个人跳了过去。他被吓了一大跳往后退了一步日记本也掉落在了地上摊开了。
“……呼。”他叹了口气,看着那灰色的身影消失在了书架的底端然后抱怨了几句随后弯下身体准备捡起日记本……但是,上面的一行话吸引了他的视线。

“去他妈的DDR…………”

他的手停顿了一下,碧绿的眼眸微微的眯了起来。那本日记并没有被放回了书架上。


“1949年10月7日
本大爷今天也和小鸟一样帅气!(看到这里那位读者的表情有点微妙)去他妈的死苏/联狗熊!Hurensohn!,(那位读者碧绿的眼眸变得鲜明起来,似乎看到这句话让他有点开心。)竟然给本大爷按上那种蠢到家的名字,去他妈的DDR。(然后之后是长篇的抱怨,还有辨认不清的字迹。于是那位读者干脆的跳过了抱怨然后看向下一段。)
伏特加的味道真够呛人的,难喝到了极点,果然男人还是要喝啤酒……伏特加那种破玩意的作用和汽油一样。老子今天想吃……他妈的我忘记了,老子今天只有牢饭吃。(那位读者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并且开始思考着今晚的菜单)
本大爷明天也和今天一样帅。”


中间很多的纸张都被撕扯掉了,被撕扯的地方非常不整齐,底下还有一些斜边和字迹残留着…似乎不是作者本人撕扯掉的。那位读者微微皱起了眉头,他在下一页的纸张上和那些残留的碎页里面看到了暗色的污渍……那个颜色和陈旧的血渍十分相像。


“1956年11月(日期模糊不清似乎被涂改过了很多次了,墨迹有点散开,那一处的纸张也有点碎裂。)
本大爷今天也和小鸟一样帅……(那位读者的表情已经没什么变化了)本大爷是骄傲的普鲁士人!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正式成立人民议院和政府那种玩意到底是什么!Arschloch!!(看到这里那位读者的表情已经无法形容了)
烦心事情真多,政务这是够麻烦的!要是WEST在就好了,WEST(然后这里出现了涂抹的痕迹)啊!不!他最好不在这里!(那位读者碧绿色的眼睛突然染上了温和,浓重的绿。)本大爷这么帅一定能够自己解决!”

然后日记到此又是大片被撕扯走的痕迹,那位读者似乎对此非常不满,他持续翻看着那些已经残破过度字句,很多都是骂人的脏话,还有一些私下里的抱怨。

“去他妈的!本大爷绝对不会向蠢货屈服!”
“本大爷帅的和小鸟一样!”
“今天好像有点贫血。”
“低气压…天气真是不好。”


那些纸张碎片到这里越来越小,那位读者只能辨认出一些字母拼凑不出,然后他放弃了看那些细碎的纸片直接开始看大张的纸页,虽然……时间已经延续到很后面了,而且有点断断续续,那些日子仿佛已经呈现在了他的眼前。




基尔伯特拖着腮坐在餐桌前面,今天的午饭是黑面包和劣质的伏特加。毫无新意,不是吗?他缓缓的拿起面包咬了一口,尽管那个东西已经硬的可以磕掉他的牙了。咀嚼了一会之后,他喝了一口伏特加,面色阴沉。过了不到几分钟的时间他就把刚刚吃下的东西全部呕吐了出来,房间里面瞬间弥漫着呕吐物的恶臭。基尔伯特皱起了他好看的眉头,然后走到了房门边上拿起了拖把开始清理房间。
上帝没有让他被清空的胃得到弥补,他的值班时间到了。
基尔伯特站在了柏林墙的边上来回走动着。昨天,这个地方有一个少年被枪击了。在请示上级如何处理少年的时候,这个少年就在这段时间里消耗完了他最后的生命……他死了。基尔伯特站在那个地方,站了很久……他看着那个少年流干了最后一滴血。他的拳头紧紧的握了起来。但是……他依旧的尽忠职守,作为一个军人。一个东德军人,他要对每一个准备逃跑的人开枪。


下午时间相当的漫长,基尔伯特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没有开灯,灯泡已经坏掉很久了,请示的新灯泡并没有发下来,他也没有兴趣去购买,毕竟穿的一身东德军军服的他在小卖部不知招受了几次那个曾经是西德人的老板的白眼。
“呼……”他走到了房间的一角打开了亚麻制的带子,里面放置了一些土豆。他拿起了一个走到了流理台前打开了水龙头,里面出来了一滴水。基尔伯特几次抬起手来想把手中的土豆扔了出去…但是他没有这么做。他用袖子擦了擦,然后咬了一口。
门被敲响了。“请进”基尔伯特把土豆放到了一边对着门的方向喊道。
“基尔伯特,你申请的新灯泡。”那个男人把灯泡放到了桌子上然后转身离去,并且忘记了关门。
基尔伯特桌子前拿起了灯泡,然后直接踩着桌子把灯泡安装了上去。室内一片光明。他刚刚下了桌子准备继续吃土豆的时候,发现……那个被咬过一口的土豆竟然是长了芽的。皱着眉头,他从袋子里又取出了一个完好的大土豆。
看着手里的大土豆……他微微的叹了口气。把那个大一点的土豆放到了那个被咬了一口长着芽的土豆边上……
“WEST……”


这一天的清晨,基尔伯特一个人在跑道上面跑着,他放过了一个东德人,想必那个东德人现在很好的生活在西德的土地上。他这么想了一会之后,发现自己还有三圈没有跑。然后继续努力的跑圈。
“基尔伯特,其实你不用那么拼命。”被疑问着。
“这是我必须做的。”基尔伯特,从来都是一个认真的人。
“基尔伯特,这里是民主德国,又不是那个该死的资本主义,你看~你身后不是还有那个强大的伊万吗~哦~强大的苏联~”被调侃着。
“我的事情,我自己来解决。”基尔伯特,从来都是一个不会胆怯的人。

基尔伯特喘着气用手撑着膝盖,汗水一滴一滴的掉在了地上。他抬起了头……那一面,是西面……真好啊……WEST,你不在这里,真好。

“基尔伯特!今天不跑完那么多不准吃饭!”被严厉着。
“是的!长官!”基尔伯特,从来,都不会害怕任何东西。基尔伯特一次又一次的告诫着他自己。


跑了一天的操场,基尔伯特拖着过于疲乏的脚步回到了寝室,昨天晚上桌子上摆着的两个土豆已经没有了一个,只剩下那个大的完好的。他坐在桌子前面,大声说道:“WEST!本大爷今天可不客气了!”然后拿起了那个大的土豆咬了一口。他没有发现,他红色的眼眸被染的更加深邃了。
今天的水龙头依旧没有滴下一滴水。


这一天下着倾盆大雨,基尔伯特依旧在站岗,那个地方的血迹已经被雨水冲刷掉了,但是他依旧觉得那个味道那么难闻。雨越下越大,胶皮质的大衣上面被砸出了很大的声音,耳朵都感到了一阵一阵的耳鸣,视线模糊不清。基尔伯特抬起了头,一瞬间,干爽的面庞被雨水打湿。白色的头发粘在了额头上,然后被冲刷到一边。雨水顺着胶皮大衣滴落,然后掉到泥土上,融入泥土。
远处传来了脚步声,一个高个子穿着黑色衣服的男性正在往这边走来,他撑着一把黑色的大伞。雨幕让人看不清他的面貌,但是他的身形却十分的高大,挺拔。基尔伯特看着那个男性不断往自己这里靠近,他突然希望是,但是理智不断的告诉他,不行。
“基尔伯特。”不是那个声音。
“是的,长官”
“你可以叫我伊万。”
“长官,我必须遵守军纪。”
冷硬过度的对话,基尔伯特站在了雨幕中久久没有在在动弹。理智和感情,都在不断的挤压着。让他感到痛苦和幸福的根源,就在另一边,他的身后。
脸上并没有表情,因为雨幕让世界都变得不真实起来。他知道,打在他身上的那些雨水,会融入地下,会到水脉里面,然后流动着……到达西边。
今天,依旧没有水。


基尔伯特已经习惯水龙头里面不在滴出一滴水,他开始提着一个铁质的大桶每天到楼下来打水,虽然要排队排很久。
麻布袋里面的土豆已经全部长出了预示不能再吃的土豆芽,基尔伯特曾经做出了尝试,他把一个土豆的芽掐掉之后咬了一口,然后他拿一整天没有再吃一口东西。坏掉的土豆味道真是不怎么样。
“哈……”他把土豆全部埋到了楼下的后院里“明年的这个时候,这里会结出很多WEST~”他笑着擦了擦头上的汗水然后转身上了楼,但是他忘记了他的水桶,当他在下来寻找的时候,他已经丢失了那个水桶的影子。“……切”他撇了撇嘴,然后踹了一脚墙壁,墙面上面抖落出少许灰尘,但是并不是因为年久失修,上面有一些刻痕,他不愿意辨认那些刻痕代表什么。


基尔伯特再一次来到他的土豆田的时候他的表情十分阴沉,特别是看到那样的场景之后,土豆田已经完全被挖的不成样子了,土壤都被挖开,连土里面阴湿的部分都已经被晒干了。基尔伯特放下手里的塑胶桶,里面的水溅了出来。基尔伯特用脚踢开了一些土壤,没有看到那些长的芽的土豆。“明年没有WEST。”

深夜的时候,玻璃碎裂的声音吵醒了基尔伯特,他站起了身,摇摇晃晃的走到了窗户前,然后突然后退了一步,地上有着一个长芽的土豆和无数的玻璃碎片。他皱起了他好看的眉头,似乎,最近皱眉的次数越来越多了。然后捡起了那个土豆,土豆上面刻满了肮脏的骂人字眼。玻璃又被砸碎了一扇,基尔伯特抓住了边上的靠椅举了起来。
“刽子手!肮脏的苏联狗!”
又是一个土豆被扔了进来,带着破碎的玻璃,砸中了基尔伯特的脸划破了他的脸庞。但是他手上的椅子迟迟没有砸下去。
“我的体内……流淌的也是日耳曼的血脉啊……”鲜血和疑问同时出现。


那位读者已经没有在阅读下去的勇气了,他一直只记得那个时候的自己站在基尔伯特家家门口的时候没人开门的痛苦,没人回应的痛苦,看那个人越来越远离的痛苦……他不知道基尔伯特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想的那些事情,碰到的那些人,遇见的那些不应该发生的惨剧。

“哥哥……”微弱的声音有点压抑,在忍耐着什么。

日记还在继续下去,虽然越发的断续了。仅仅记录了当天发生的事情。


2月6日,有一个叫克里斯格弗罗伊的人死在了我的面前,他一定会是最后一个吧。

5月2日,本大爷才不会那么小气!小少爷和伊莎~

5月7日,被戳着脊梁骨骂了。见鬼。

10月2日,今天有个大游行,我第一次脱下了军服。很多人被抓,庆幸的是,我最后一刻翻过了窗户没有被逮到。

10月3日,捷/克/斯/洛/伐//克那家伙,我们会老死不相往来。

10月7日,40周年…帽子需要带上。

10月8日,1300多个示威者……牢房都满了。本大爷的军靴。

10月9日,莱/比/锡这家伙简直就是疯了!举行了有七万人参与的大游行,那些人……说……以后每个星期一举行。莱/比/锡你干的真……漂亮?


“WEST?”仓库的门被敲响了。
路德维希抬起了头。
“WEST你怎么了?”基尔伯特走近了仓库。
“没什么。”路德维希放下手上的日记本。“打扫一下仓库。”
“哎~本大爷的WEST越来越能干了。”基尔伯特用双手捧住了路德维希的脸。
“喂!”路德维希努力的挣脱开来,然后往门的方向走去。
“小气……WEST你的眼睛怎么有点怪怪的。”基尔伯特跟了上去并且提出了一个小小的问题。
“今天晚上我们吃土豆吧,我买了很多啤酒在冰箱。”话题被生硬的扯开。
“……哦……”


仓库的大门被缓缓的关上,最后一丝光线停留在了那摊开的日记本上,上面有一张照片。路德维希和基尔伯特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右下角的写着:1989年11月9日,摄于柏/林墙倒塌之后。
---未修稿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sidetitle狂人sidetitle

露·空桑

Author:露·空桑
欢迎来到我的博客~
欢迎与我交换博客~
连接自取:
http://lukongsang.blog125.fc2.com/
============
·稍稍有点小无能?笑~
·本命:路德维希?(要加人的话在加吧?)
·目前在追逐的东西:
1月新番
无头骑士异闻录
笨蛋 测试 召唤兽
·偶尔:当当笨蛋,做做小白,日子逍遥。
·常态:一个认真的,人为的18X
·目标:各种软件应用,学习法语,努力赚钱。
=============
总结:最近有点小幸福,虽然不知道能维持多久,但是,现在很幸福。

sidetitle一言sidetitle
sidetitle一眼sidetitle
sidetitle一年sidetitle
sidetitle一目sidetitle
sidetitle自由区域sidetitle
声声
sidetitlesidetitle
sidetitlesidetitle
sidetitlesidetitle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