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写的文章][未完成][独露独]

莫斯科的8月,没有寒风暴雪,伊万・布拉金斯基安静的坐在大厅里面等待着一个男人——路德维希。
“噔、噔。”很有节奏的敲门声响起来。
路德维希和他冷硬的面孔一般是一个一贯严肃又认真的人。伊万抱着这样的想法站起了身去打开了大门。
“您好,布拉金斯基先生。”门外的男人看着打开的大门,然后微微对门内的人点了点头,说出了严谨的见面词语。
“请进。”伊万侧过了身子。
微微的皱起了眉头,路德维希看着那个不信任自己的男人,踌躇了半响,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看着进入门内男人的背影,伊万没有漏过他皱眉的表情。他合上大门,对着刚刚转过身的路德维希说道:“请跟我来。”


伊万・布拉金斯基家的大厅很干净,唯一有凌乱感的是桌子上面随意散乱的书本,路德维希稍微往某本打开的大书上瞟了一眼“我们必要消灭农工差别,城乡差别,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差别。”“……”路德维希瞬间呆愣了半响,然后撇过了头,这真是一群疯子……不管是在哪里。
伊万看着路德维希的表情变化,然后顺手把桌子上的书合了起来。他绕过桌子坐在了沙发上,看着那个脸色依旧阴晴不定的男人说道:“我们可以开成公布的谈。”
见鬼你的开成公布。路德维希暗自诽腹着。曾经合作的时候也是这样,完全没有帮助,反而会越推越远。真不知道有这种盟友到底会不会变成一种灾难。

【于是按照土豆家族一贯的倒霉传统,路德维希的猜想得到了论证,这的确是一场灾难。】

路德维希从飞机上面看着下面那具有苏联性标志的建筑物们发出了冷笑,那街上跑来跑去的孩子们也必定是在发着共产主意万岁的报纸吧。抱着这样的想法,路德维希突然觉得再来一次莫斯科市错误的选择。不过无论如何也无法回去了,难道要毁约吗……不,这不是我因该想的问题。路德维希晃了晃头把这奇怪的想法赶出了脑袋。
“您怎么了?”坐在边上的里宾特洛甫看着脸色有点不是很好的路德维希问道。
“不,没什么。”简短的回答了之后,路德维希也失去了再往下看的欲望而合上了双眼,休息,我想,我需要休息一会……哦,也许我的包里还有胃药。一会去吃两颗吧。抱着这样的想法,路德维希皱着眉头陷入了短暂的休息。
这本来就不是他能决定的事情。那位大人同意了里宾特洛甫的提议:与苏联签订协议,不过即使是这样,让路德维希见到那位曾经盟友也是一件值得让路德维希多吃几片胃药的好决定。
载着德国代表团的两架“秃鹫”运输机在8月23日正午到达莫斯科。

伊万站在机场的瞭望塔上面,露初了一丝微笑。“路德……维希……”他是这样说的。

这是,国与国的正面交锋,不管是政治,还是战场。

路德维希看着手上轻薄的纸张,这张轻轻的条约却身系了两个国家的命运:“你决定了么?”突兀的问道。
伊万耸了耸肩膀:“这个也不是我们能够决定的,我们仅仅是「国」,不是吗?”
路德维希看着仿佛对这一切都无所谓的伊万,他突然有一种泄气的感觉。或许都一样吧……姓氏都可以不在乎。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之后路德维希说道:“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要把条约读给你听一下。”
“请。”伊万靠在了柔软的毛皮沙发上,状似无所谓的说道。
先输一筹么,还是他根本就不在乎了。路德维希看着伊万然后用平版的声音开始阅读起来:“主要内容是: ①缔约双方保证决不单独或联合其他国家在彼此间进行任何武力行动、侵略行为或攻击。 ②缔约一方不加入任何直接或间接旨在反对另一方的国家集团。 ③不以任何方式支持对缔约一方进行敌对行为的第三国家。 ④双方保持联系,交换对彼此共同利益有关问题的情报。 ⑤双方在某种问题上发生分歧或抵触时,只应通过和平方法解决。以上,你有什么别的需要补充没?”路德维希将条约放在了桌子上。
“疆域变动的话,怎么办。”伊万并没有把目光投向纸张而是直直逼视向路德维希的水绿色眼膜。
“比萨拉比亚?”路德维希在对方的注视下面不改色的说道:“我对这一部分,没有兴趣。”
“很好……我们的条约……成立。”伊万说完这句话以后就再也没有露初再有多谈的意思。
“《附加议定书》你需要看么。”路德维希站起了身子,然后突然想到什么的说出了一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
“我既然已经说出了比萨拉比亚……代表什么您也因该清楚了吧。”伊万略微勾起了嘴角。
“是我鲁钝了。”路德维希看着对方带有调笑意味的表情,深刻的觉得自己因该赶快离开这个地方,于是便转过了身体决定快点离开。
“我送你一程吧。”伊万看着意料之内对方有一点僵硬的身体,愉快的发出了笑声。

很难以拒绝的好意,或许是这样吧……

走在陌生国家的街道上,陌生的语言,陌生的面孔,不同的民族风气。一瞬间,路德维希觉得呼吸困难起来。连呼吸的空气,都不同啊。不应该同意与他一起出来。奔跑着的儿童们果然和他当时预料的一样,会拿着小报到处分发。四处到处张贴着红色标语。不能退缩。我……也有我的尊严。路德维希深深的吸入了一口外域的空气,然后对着微笑的看着他的伊万也回报了一个略微拉起的弧度。
他,也还不错。看着那个微弱的弧度,伊万冒出了这样的想法。不过他笑的也未免太过僵硬了。想到这里,伊万对着路德维希说道:“我们也走了很久了,要不要坐着休息一会。“
看着盛情款待的对方,路德维希觉得,如果在这样拖延下去,自己也会变成疯子。但是在他还有说说出拒绝语言的时候,伊万拉住他的手臂愉快的对他说着:“走吧,边上就有一个小公园。”

安静的公园内,白色的长椅上坐着两个默不作声的男人。
“摊开你的手。”一句简短带有命令的话语。
“?”愕然了半响。路德维希看着依旧在微笑的男人,不明所以,但是他依旧听从了对方的意见,毕竟,这没什么危害。
光的水流跃然而上……略微的惊讶过后,路德维希合上了手掌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
伊万看着那个莫名的在拒绝某些事物的男人,突然涌上了一种感觉。亲吻,在一瞬间促成。发现对方没有在意料之内的反抗,他用舌头顶开了对方的嘴唇。一股啤酒味。
一股伏特加味。拳头随后反应了过来往对方的腹部打去。但是对方却握住了拳头。路德维希带着怒意看着那个依旧笑的开心的男人。“你是故意的”。这样的质问着。
“不,只不过是一不小心。如果需要,我可以说抱歉。”伊万松开了对方的手。原来不是不反抗,而是,被惊呆了啊。这样的想着,伊万站起了身。他抖了抖身上的大衣平静的说道:“我们走吧。”
按压着不满,路德维希看着对方完全暴露在自己面前的背影,然后慢慢的平静下来,随即也站起身。用他平版的声音说道:“不过这的确是一场意外。”然后看着略微有点吃惊的对方,内心颇有一种快感的往前走去。


“秃鹫”运输机就像他来的时候那么张扬一样的飞走了。伊万安静的坐在沙发上随意的拿起了一本书,开始看起来。然后又想起自己似乎遗忘了晚饭然后放下书本走进了厨房。

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平静。


1939年8月23日《苏德互不侵犯条约》成立。

安德斯把自己的长矛拿了起来,他掂量了一下份量然后骑上了战马。
“安德斯,第一次来到骑兵团感觉怎么样~”大队长用力拍了拍安德斯的腰。
“队长!”安德斯整理着身上的盔甲并且回答道:“作为一名骑士,我想我具有一名合格骑士的尊……”
“哦!安德斯!你亲爱的队长命令你马上停止你那一堆对骑士精神了解的说明!现在立刻给我去城门口!”大队长感觉到自己那名对骑士精神非常有爱的士兵又要开始长篇大论自己的理想了,于是他果断的制止了对方的演讲欲望然后立刻下达了命令。
安德斯终于扶正了他的头盔:“是的,长官。”然后骑着马匹跟上了大部队。

“18骑兵队,安德斯。”他找到了点名官。
“这里全部都是18骑兵队的人。我想你不用再报了。带着你的马过去吧。”点名官指了指不远处的营地。


1939年9月1日凌晨4时30分。

“主,保佑你的子民。原我活在您的光照下。”安德斯拿起了放在身边的长矛。
1939年9月1日凌晨4时45分。
闪击波兰开始,主,并没有保佑他。


“呯……”
“骑士们!阵型!阵型!拿起你们的骑枪!快!”

马匹的嘶叫声,骑枪与盔甲的碰撞声。安德斯在一片混乱中好不容易找到了自己的爱马然后迅速的骑了上去。

“哦!上帝啊!快!阵型!我们必须要冲锋!”
“那是什么!!!那个难道是地狱爬出来的魔鬼吗!?”

安德斯骑着战马开始随着第一批冲锋团往巨大黑黝的钢铁怪物冲了过去。

“呯!”坦克,开炮了。
安德斯突然感觉到背后一阵剧痛。视线,开始慢慢模糊。他看到了队长摔下了马匹,帮忙为自己点名的点名官背后洒出了点点血花。他,看到了自己心爱的长枪,但是,已经破损了。朦朦胧胧的,他似乎看到了远在华/沙的未婚妻。
“哦,爱莎,等我回来,我们结婚。”他想起了自己的誓言。

一切都被黑暗笼罩了。

菲利克斯愤怒的把手上的条约摔到了地面上:“路德维希,你会为你的所做所为付出代价的。”

==============
9月的第三天 伦/敦
亚瑟拿着报纸一边看新闻一边听着窗外的广播。“菲利克斯嘛……”他看着报纸上的一则被放大了的标题“德/国入侵波/兰”。
“小柯克兰,你怎么想。”弗朗西斯把桌子上的国际象棋一个一个的摆好。“选一个。”
亚瑟放下了报纸,用手指弹倒了棋盘中的一枚白子,然后托着下巴微微笑了起来:“黑的吧。”
“小柯克兰~你这样可不好~在还没开局的时候就吃掉了哥哥的白子~”弗朗西斯挑眉把白子扶了起来。
“管家。”亚瑟走动了一枚黑棋,然后摇了摇手边的铃。
“亚瑟先生,您有什么需要吗?”
“最近两天的报纸不用送过来了。还有,今天的报纸也一起丢掉。”亚瑟吃掉了弗朗西斯的一枚黑子。
“是的,先生。”那位管家把那个放大的标题折在了报纸的靠里向,然后退出了房间。
“小亚瑟?”弗朗西斯走了一枚黑棋。
“恩?”亚瑟随意的哼了一声表示听见。
“我们只不过在清闲的下棋而已。”弗朗西斯皱起了眉似乎在思考着如何走下一步。
亚瑟抬头微微笑了一下:“波诺弗瓦,我们仅仅是下棋。您又被我吃了一子。”然后他把白色的子放到了弗朗西斯黑子的国王前面。“我赢了。”
“我们再来吧。”弗朗西斯端起了放在边上微温的红茶尝了一口:“味道还是很奇怪,你不用招待我茶点了。”
===============

9月的第5天 华/盛/顿
阿尔弗雷德在早饭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宣布自己和路德维希以及菲利克斯毫无关系。
他一边咀嚼着他引以为傲的快餐大力的把文件拍到了桌面上:“世界的HERO~无时无刻都很忙~没空参与他们的游戏~”

================


菲利克斯翻开了自己老旧的日记簿,这是他在自己书柜的最底下发现的,里面还有之前的日志以及抱怨。他拿起一支新的钢笔在日记上记载着。

“9月7日
哦!那该死的德/国/佬,他到底发了什么疯!我已经被占领了罗/兹和克/拉/科/夫!狗/娘/养/的!他们疯了吗?!为什么要对我开战。”

写道这里菲利克斯思考了一下把最后的一句话划去了。然后继续写道:

“该死,他不明白我的邻居们多么疯狂么?!”

才写了一句,菲利克斯接到了一个电话。听完之后他愤怒的把电话摔到了地下然后瘫坐在椅子上轻轻的说道:“路德维希,原来,你已经到达了华/沙/南/郊了么?我的‘波/兹/南/’……”
菲利克斯突然觉得右臂有点疼痛,但是他尽量忽略的这种疼痛。他祈祷着,希望能听到一个比较好的消息。

【但是……现实往往都是残酷的。】

路德维希踏上了波/兰的土地,他踩了踩脚下不大令人满意的土质,然后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波/兰……菲利克斯·卢卡谢维奇。”
“路德维希先生,或许您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再来这里,这里就会改名叫德/意/志了!”站在路德维希身旁的秘书官意气风发的说道,他似乎对这件事情很在意,就像他在意路德维希那样在意着这片土地。
路德维希看着秘书官,微微的捏紧了口袋里的电报。亚瑟和弗朗西斯对自己宣战了,这的确是一个坏消息……路德维希是这么对自己进行告解的,虽然我已经站在了华/沙的南郊,但是我依旧不会放松警惕的。

伊万坐在亚麻编织的软榻上面静静的翻阅着前线的战报。“路德维希……”他重重和上了战报,微笑的对着不在面前的人说道:“干的不错……我也省掉了大麻烦。”
门被敲响了,伊万把战报放在了边上:“请进。”
娜塔莎·阿尔洛夫斯卡娅推开了房门走了进来。
“很久不见了,我亲爱的妹妹。”伊万微笑的站了起身。
“是呢,我过来找您了,我想我们务必的好好谈谈。”娜塔莎关上了房门走到了伊万面前,隔着一张桌子,娜塔莎拽住了伊万的长围巾,死死的盯住了伊万恶狠狠地说道:“如果,您可以保证那个该死的和您合作的德/国/佬/能顺利的把我的邻居给丢到他们的地牢里,那么我就向您效忠!”
伊万依旧是一脸微笑:“我想,你完全不用担心这种事情呢,我亲爱的妹妹。”他握住了娜塔莎抓住他围巾的手的手腕渐渐用上了力道。
“……疼。”娜塔莎皱起了眉头,手松开了伊万的围巾。
“娜塔莎只应该关心自己该关心的事情呢~”伊万贴近了娜塔莎,用温柔的语气说出了不容被置疑的命令。
娜塔莎咬着下唇抽出了自己的手后退了几步依旧死死的盯住伊万说道:“我知道了。”然后转身打开大门走出了房间。
伊万看着没有合上的大门和妹妹的背影,他突然想起了娜塔莎头上的缎带。“已经看不见缎带的样子了呢。”伊万自言自语道,因为娜塔莎身上厚重的军服以及被带的严严实实的帽子已经看不清楚那个本因是少女的女性所具有的特征。“突然感到有点可惜呢……”伊万走到了门前把门紧紧的合上,然后在一份文件下面签上了大名并且随手放置在了桌子的一角上,文件的第一行清清楚楚的写着:“我们将于9月17日准备向波/兰/驻莫/斯/科/大使递交了一份照会,指出鉴于既成局面,苏/联政府已向部队下达了越过边境保护西/乌/克/兰/和西/白俄/罗/斯/的命令……”

战争伴随的一股恶心的尸体臭味让菲利克斯隐隐作呕,右手肩膀上被卡在骨头里的弹药碎片让他的右手已经完全不能动弹了。他的日记终止在了10月1日。

======================
10月2日,波兰最后一个抵抗城市-------------格/丁/尼/亚,停止抵抗。
同日,菲利克斯·卢卡谢维奇在格/丁/尼/亚/被捕,他试图做着最后的反抗但是充满疼痛的躯体最终让他的反抗渐渐变弱。
=====================

路德维希所在的简易指挥部设立在了在布/格/河/畔/的/布/列/斯/特,唯一值得炫耀的贵重物品只有一张黑色的皮质大椅,虽然有点老旧了,但是可以看的出主人对大椅保养得很好,并没有出现过多的折痕,反而会有那种皮椅特有的光泽感。
伊万现在坐在了那张皮制大衣上拖腮看着路德维希在工作桌前有点忙碌过度的身影。伴随着路德维希不断皱起的眉头伊万的表情也在愉快和无聊之间变换着。
“布拉金斯基先生,我想我有权要求您离开我的办公室。”路德维希捏紧了手里的一份文件,他不断的告诫着自己需要冷静,但是看着对方过于愉快的表情他甚至出现了狠狠揍对方一拳的冲动,这是他成年之后第一次出现了这种差点失去理智的冲动。
伊万依旧坐在皮椅上完全没有移动的意思,并且他脸上的微笑似乎又更加令人想冲上去狠狠的揍一拳了。似乎才感觉到了路德维希不满态度的伊万微微偏过了头,表示出并不想移动。
“………………第一次见到和您一样厚脸皮的。”路德维希用力捏紧了手里的文件,强忍住冲过去的冲动。
“你失态了。”伊万微笑的看着路德维希说道。
“……”在这一瞬间,路德维希的理智被吹飞到了九霄云外,而他手上的文件也彻底报废掉了。
看着路德维希突然僵硬住了,伊万感觉到了对方突然爆发的危险气息,他迅速的把微笑收敛了起来并且指了指路德维希手上已经被捏的无法复原的文件说道:“军情被你毁了。”
“……我开始后悔和你共处一室了。”路德维希把损毁的文件放在桌面上随意的拉了一张椅子坐下。
伊万看着面色已经有点发青了路德维希绽放了一个打从他内心所散发的笑容:“沙发给我,我就不会过来了。”
“请您现在立刻从我的办公室里面出去!”仿佛被刺到痛处了一样,路德维希突然站了起来,椅子倒了下去。
伊万却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他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然后拉住了黑色皮椅的靠背,往门的方向拖了过去。
“布拉金斯基!你难道贫穷的连购买皮椅的能力都失去了吗?!”路德维希感到了来自对方的羞辱。
伊万站在门口耸了耸肩:“共/产/主/义/告诉我们不要浪费。”然后拖着椅子走出了路德维希的办公室。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sidetitle狂人sidetitle

露·空桑

Author:露·空桑
欢迎来到我的博客~
欢迎与我交换博客~
连接自取:
http://lukongsang.blog125.fc2.com/
============
·稍稍有点小无能?笑~
·本命:路德维希?(要加人的话在加吧?)
·目前在追逐的东西:
1月新番
无头骑士异闻录
笨蛋 测试 召唤兽
·偶尔:当当笨蛋,做做小白,日子逍遥。
·常态:一个认真的,人为的18X
·目标:各种软件应用,学习法语,努力赚钱。
=============
总结:最近有点小幸福,虽然不知道能维持多久,但是,现在很幸福。

sidetitle一言sidetitle
sidetitle一眼sidetitle
sidetitle一年sidetitle
sidetitle一目sidetitle
sidetitle自由区域sidetitle
声声
sidetitlesidetitle
sidetitlesidetitle
sidetitlesidetitle

和此人成为好友